新型高温高压锅炉

罐 plurk@hltnyeyu

【假如喻黄相差十岁】之一

By Rhiine

燕麦泥:

-when he was 3


“文州文州,”


他坐在地上,扯住喻文州的裤脚,仰起头,“我的机器人坏了!”


什么?喻文州蹲下来,拿过他手里的玩具看了看,好像只是松动而已,喻文州用手指推了一下,就把那只掉落的胳膊按了回去。


“噢噢噢!”


喻文州却把手背在身后不给他,笑着说:“昨天不是教你,要叫文州哥哥吗?”


面前的小孩眨了眨眼睛:“但是叔叔阿姨就是这么叫的!”


那是因为他们是我爸妈,喻文州有点无奈,以三岁的年纪来看,黄少天说话的水平是有点太好了……


 


但是话说得再好,要让他明白辈分和称呼的关系还是有点不现实。


喻文州把机器人放到他手里,顺便抱起他,黄少天的身体软得像没长骨头。


“地板凉,去沙发上玩吧。”


 


-when he was 6


喻文州才一个走神,黄少天已经一溜烟跑到了车门口:“这边这边!”


“你慢点。”


这辆公交车车门的台阶有点高,喻文州在他身后扶了一下。


黄少天却很灵活地踩了上去,他眼睛很尖,一上车就看见了靠窗的空位置,正想过去,司机突然在旁边说:“小朋友你身高够了,要买票的。”


黄少天愣了一下,转头兴奋地拉住喻文州:“文州你听见了吗,他说我身高够了!”


听见了,喻文州笑着又多刷了一次卡:“怎么办,下次去公园玩也得买票了。”


“我把存钱罐给你。”黄少天不以为然,走到空位置上左右看了看,有点发愁,“只有这一个位置……”


喻文州坐下来,把书包放在地上,然后拉过黄少天坐在自己腿上。


 


黄少天被风吹乱的头发弄得他下巴有点痒,喻文州伸手帮他理了理:“你好像也沉了点。”


是吗,黄少天似乎高兴又得意,转头看他:“我很快就会长大了。”


 


-when he was 8


“等一等、”


喻文州已经推开了门,黄少天突然拉住他。


“哎,我鞋带还没系。”他低头看了看。


喻文州没办法,只好又把门关上,跪下来帮他系鞋带。


“少天,你别的东西都学得那么快,怎么就这个到现在还是不会。”


黄少天低下头只能看见喻文州纯黑色的头发,和发尾下的白皙后颈。


脚背上有球鞋微微绷紧的感觉,他知道喻文州的手指很柔软,总能把鞋带系得非常漂亮。


 


“不知道啊,”黄少天背着手,一脸无辜,“这个太难了!”


 


-when he was 11


“……你怎么来了?”


喻文州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黄少天穿着圆鼓鼓的灰色毛衣,鼻尖被一月的寒风吹成浅红:“我已经放假啦,阿姨让我来问你什么时候回家。”


“我下周才考完,”喻文州摸了摸他的脸,“你冷不冷,我回宿舍给你拿条围巾吧。”


不用不用,黄少天转转眼睛:“你们在约会吗?”


喻文州还没说话,旁边站着的姑娘脸一下子就红了:“哎呀小朋友,你胡说什么呢。”


黄少天平时总是笑嘻嘻的,此时却没什么表情地看了她一眼,像是不理解既然是胡说的为什么还要这么害羞的反应。


他的脸上已经隐隐有了少年的轮廓,但是这样的眼神对于十一岁来说还是过于锋利了。


“不是,”喻文州温和地说,“你早点回去吧,待会天要黑了,到家给我打电话。”


好吧,黄少天对他挥挥手,转身往大学校门走去。


 


-when he was 14


“怎么了?”


喻文州放下手机,看着黄少天走进来,一声不吭地爬到自己床上趴着。


“少天?”


“……胃疼。”


黄少天的脸埋在枕头里,含含糊糊地说。


喻文州撑起身:“是不是晚上雪糕吃多了?我去看看家里还有没有胃药。”


黄少天趴着没动,听见喻文州在客厅里翻抽屉,然后过来说:“家里没有了,我去楼下买,你先喝点热水。”


哦,黄少天应了一声。


 


但他还是趴着没动,直到喻文州回来,倒了一杯热水给他,看着他把胃药吃下去。


“还疼吗?”


喻文州温暖的手心帮他揉了揉。


还有点儿,黄少天嘟囔。过了一会,他突然问:“你今天是不是去约会了。”


嗯?喻文州放好水杯,随口说,“对。”


“你怎么知道的?”


“香水味。”黄少天闭着眼睛,侧脸陷在枕头里。


是吗,喻文州怔了一下。


“现在没了。”黄少天说。


喻文州似乎没有在意,笑着拉开被子:“你打算在我这睡吗。”


“胃疼!”黄少天哼哼。


喻文州想了想,关上台灯:“也行,要是待会还是很疼,你记得叫醒我。”


好好,黄少天翻了个身,从身后猫一样地贴住他。


 


-when he was 16


“热死了啊啊热死了!”


黄少天一进门就把T恤拽了下来扔在沙发上。


他打算去洗澡,但是满世界找不到毛巾,不知道昨天擦完头发就丢到哪里去了。


喻文州抬起头,透过卧室的门看到他的背影。


黄少天的身体已经变得和印象中完全不同了,肩胛骨贴在光滑的皮肤下,脊椎轻轻陷下去,一路滑进低腰牛仔裤的缝里,侧腰弧线惊人的漂亮。


 


喻文州突然回过神,有点掩饰地动了动手里的鼠标。


 


-when he was 18


喻文州靠在沙发里,电视开始插播广告,他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黄少天和朋友出去玩了,不知道几点才能回来,但喻文州觉得今天是他生日,自己还是应该等他回来再去睡。


但他还是睡着了,黄少天回到家就看到电视还开着,喻文州闭着眼睛靠在沙发里,呼吸平稳,刘海在脸上笼出浅浅的阴影。


黄少天站在沙发前,仔细看了他一会,慢慢低下头,在他柔软的下唇上亲了一下。


然后他竖着耳朵站在原地等了等,什么魔法或者诅咒都没等到。唉唉唉,黄少天直起身,正要离开,喻文州突然睁开眼睛看着他。


 


“……少天,你刚才在干什么?”


他轻声问。


黄少天停顿了一下,笑嘻嘻地说:“来收成年礼。”


 


-when he was 19


“喂?”


“是我,”久违听见黄少天的声音,喻文州有点恍神。


“最近……过得怎么样?大学还习惯吗?”


黄少天在那边笑了:“你终于肯跟我说话啦,我还以为得等到我毕业你才能想起我来呢。”


喻文州像是没听见他这句话,安静了一下,耐心地说:“上个月我忘记送礼物了,想补一个给你,你想要什么?”


“什么?”


“生日礼物。”


哦哦,黄少天反应过来。


“你想要什么礼物?”喻文州又问了一遍。


“想要什么礼物?”


黄少天笑了,干脆而利落地说,“男朋友啊。”


 


-when he is 22


黄少天攥紧身下的编织座垫,浑身是汗,发梢下的耳朵像是烧起来似的通红。


喻文州亲了亲他的耳朵,笑着轻声说:“忍什么,外面又没人。”


黄少天偏头躲开他,用力喘了口气,话刚到嘴边就被体内的电流冲得干干净净。


喻文州的手指在T恤下抚摸他,黄少天闭着眼睛绷紧身体。喻文州在耳边的喘息,和爬动在脊椎的快感,和车外滂沱的雨声一起,灭顶般的将他淹没下去。


 


 


 


FIN







评论

热度(1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