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高温高压锅炉

罐 plurk@hltnyeyu

【假如喻黄相差十岁】之二

By Rhiine

燕麦泥:

-when he was 2


 


“哇啊……!”


黄少天走进客厅,吓得书包差点都没抓住。


“这是什么!”


“语文怎么学的,你应该问这是谁!”


黄少天的妈妈瞪了他一眼,放下碗,“正好你回来了,来帮忙,我去做饭。”


黄少天蹲下来,看着坐沙发上像玩具一样的小孩。他好奇地伸手捏了捏小孩的脸,妈妈突然从厨房探出头:“对了你别欺负他!”


黄少天瞬间抽回手:“什么什么我可没有。”


等妈妈回到厨房,黄少天转头看了看小孩的脸,自己根本没使劲啊但是这个红印子是哪来的??


黄少天的心提起来,生怕妈妈发现了要挨骂,赶紧又在他脸上揉了揉,想把印子蹭掉,谁知道那块浅红却越揉越明显。


哎哎,黄少天又着急又生气,盯着小孩低声恐吓:“都怪你太白了!”


小孩一直用黑色的眼睛安静看着他,竟然一点都不害怕,反而冲他软绵绵地笑了一下。


 


 


-when he was 5


 


“少天,”妈妈的声音从客厅传来,“下午不是要去补习班吗?”


“来得及来得及,”黄少天头也不抬地喊,“我再陪文州玩儿会。”


他觉得喻文州很聪明,理解游戏规则也快,就是手有点跟不上。


“点这点这!”


黄少天忍不住出声催促。


妈妈突然走进来:“别再让文州陪你玩了,快去换衣服。”


黄少天叹了口气,悻悻地放开NDSL,起身拉开衣柜。


他一边穿衣服还要一边说话,声音闷在T恤里听不清:“我跟你说,那个游戏不难,但你得在激光扫过来之前……”


 


“少天。”


“叫少天哥哥!”


黄少天板起脸。


“少天哥哥,”喻文州乖巧地改口,声音里却带着笑意。


“你的裤子拉链忘拉了。”


 


 


-when he was 8


 


难得不用上晚自习,黄少天提前两站从公车上跳下来。然而刚走到小学旁边的巷子里,就前面几个大概十一、二岁的男孩子围在一起,表情有些恶狠狠的。


欺负人?黄少天偏偏头,考虑着要不要管个闲事。


但是下一秒他就在那里面看见喻文州的侧脸,被其中一个人推了一下。


我操?!


黄少天加快脚步走过去,掰开他们的肩膀:“喂喂,你们干什么?”


不知道那几个男孩是耍混惯了还是仗着人多,微微瑟缩却没有马上逃跑,看起来像是小头头的男孩还口气恶劣地反问:“关、关你屁事!”


他们这种年纪在黄少天眼里可真幼稚,他把喻文州拉到身后,不耐烦地对他们说:“毛都没长齐呢装什么流氓,赶紧回家看动画片去。”


小朋友对垃圾话的抵抗力太差了,气得拿起手里的石头块就往黄少天身上砸。黄少天一下就火了,伸手捏住其中一个人的手腕,他使了些劲,男孩马上嚎叫起来,一边骂一边说什么要找人来收拾他。


“我就在附中,告诉他们尽管来。”


黄少天冷冷地看着他们,过了一会才放手。


或许他的表情太锋利,几个男孩都不敢再说话,他一松手就马上跑得没影。


黄少天转过身,看见喻文州一脸镇定的样子,简直要气笑了:“我说你……你怎么惹上他们的?”


“他们抢低年级同学的钱,被我看见告诉老师了。”喻文州拉拉书包,轻描淡写地说。


还挺有正义感,黄少天嘀咕,突然回过神:“不对,下回再碰上这种事要记得跑!今天要是我没来怎么办!”


“那你不是来了么。”喻文州主动拉住他的手,笑眯眯地安慰他。


黄少天简直拿他没办法,叹口气:“走吧。”


 


“胳膊上有血,你刚才被石头砸到了?”


“没有,下午打球的时候蹭了一下。”


“打赢了吗?”


“那当然。”


 


 


-when he was 12


 


“文州你以后报我们学校可别报经管,看这粉红色的学士服,还能再娘点吗。”


黄少天念念叨叨,帽子也戴不好,总是歪来歪去。


喻文州在相机后面喊:“你别动,我要照了!”


好好好,黄少天老实下来,对着镜头比了个“V”,整个人都在发光。


 


黄少天跑过来,检查相机里的照片。


“不错不错。”


喻文州拉拉他的袖子:“为什么那边那个姑娘一直在看你?”


嗯?黄少天往那边看了一眼,毫不在意地说:“因为她喜欢我呗。”


“那你喜欢她吗?”


黄少天看看喻文州似乎有点认真的表情,狡猾地笑了:“你猜。”


 


 


-when he was 14


 


“喂喂,张佳乐,我要告诉你一件不得了的事情!我刚才切了几片西瓜,想让文州也吃点,然后我给他送过去的时候,他房间的门竟然是!锁着的!你听懂问题的严重性了吗,他在家里、竟然、锁门?!”


 


 


-when he was 14.7


 


“叶修叶修,你上回说跟青春期的小孩应该怎么沟通来着?”


 


 


-when he was 15


 


“哎我说,文州最近常常回来得很晚,还偷偷在房间里打电话不让我听见,他是不是有女朋友了啊王杰希你快帮我算算。”


 


 


-when he was 18


 


“你为什么不考我的学校啊?”


黄少天不明白。


“食堂宿舍选课我都有经验,我还有同学留校当老师,有什么事能帮帮你。”


喻文州笑了笑:“我已经长大了,不用你再操这些心。”


“什么叫操心!”黄少天拍桌子,“不对,什么叫长大,你在我眼里一直都是……”


喻文州突然抬起头看他,黄少天被他纯黑的瞳孔看得卡了一下,忘了自己想说什么。


 


喻文州低下头,接着整理书桌上的试卷。


“你快出门吧,约会要迟到了。”


黄少天觉得他的声音甚至比平时还要温柔。


“记得穿灰色那件衬衫,你穿那件好看。”


 


 


-when he was 21


 


黄少天只是想在楼下的咖啡店喝点东西,但是旁边那个姑娘一直坐在角落里流眼泪,服务员也不给她送点纸!


黄少天只好轻手轻脚把自己的餐纸巾送过去。


“……谢谢。”


姑娘抬起脸,黄少天却愣了一下:“你不是……你是不是……”


姑娘似乎也记起他,连忙擦擦脸:“你好。”


黄少天莫名有点紧张,也许是直觉,他觉得这个姑娘的情绪跟喻文州有关。


果然平复了一会,姑娘跟他说,前几天喻文州拒绝了她,今天经过这附近,突然非常伤心,但是又还想再见他一面。


虽然黄少天觉得问这个不太好,但还是没顶住心里的好奇:“他为什么……”


姑娘茫然地摇头:“他说喜欢别人,但是那个名字我根本没听过,可能他只是编了一个来挡我。”


黄少天没注意到自己心里抽了一下,他不敢动,怕表情也会跟着变。


他轻声问:“是谁?”


“他说……”


姑娘以为自己已经忘了,没想到依然记得清清楚楚。


当时喻文州轻声说:“对不起,我喜欢黄少天。”


 


 


-still 21


 


黄少天花了大概一个星期的时间,把所有可能性的解释替喻文州想了一遍。


无非是他编的,或者他编的。


周末吃完晚饭,他送喻文州回学校,开到一半突然妈妈打电话过来,跟他说起相亲的事。因为是车载,喻文州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黄少天觉得有些不自在,匆匆几句含糊过去就挂了电话。


黄少天从后视镜里看他,喻文州似乎没有什么别的反应,只是看着窗外。黄少天清了下嗓子,忍不住说:“我前几天遇到喜欢你的那个姑娘。”


“嗯?”


“她说,你拒绝她的时候,说……”


那句话黄少天说不出来,沉默了几秒,喻文州先开口:“说我喜欢的是你。”


黄少天突然打转向灯,在路边停了下来。


“你这样,”他转头看喻文州,小心措辞,“你这样骗她不好吧。”


喻文州却说:“我没有骗她,是真的。”


黄少天愣在当场。


“你考虑一下吧。”喻文州看着他,平静地说,“你要是不喜欢我,我就去喜欢别人了。”


说完他拿起书包推开车门。


 


 


-when he is 22


 


黄少天出差回来,家里一片漆黑,他以为喻文州不在家,放下包才发现阳台似乎有火星在闪。


黄少天走过去,站到他旁边:“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喻文州靠着阳台笑了笑:“你猜。”


黄少天没说话,这种情况在他们之间已经持续了半年多,常常话说到一半便毫无理由地聊不下去。


难道以后都是这样了?


 


过了一会,黄少天碰碰喻文州:“也给我一根。”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从手边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给他。他接着去摸打火机,光线太暗,手指竟一不小心将打火机碰掉在地上,滚进黑暗的角落里。


喻文州想去捡,黄少天拉住他:“不用。”


他咬着烟,靠近喻文州的嘴唇。


白雾从两支烟相触的末端袅袅而起,喻文州却怔在原地。


黄少天伸手将他嘴里的烟拿开,凑过去轻轻亲了下喻文州的嘴唇。


“以后别抽了,”他含糊地说,“味道不好。”


喻文州没有反应。


黄少天转头:“文州?”


他没有看清喻文州的表情,因为喻文州突然靠过来,用力搂住了他。


 


 


 


 


FIN


 


 



评论

热度(1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