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高温高压锅炉

罐 plurk@hltnyeyu

[喻黄]文风挑战

青山为雪:

飞快地玩一个文风挑战调整下心情!


全都是喻黄向,其实是喻黄秋(葵)向,请注意避雷……


————




【1 自己惯有的文风】




黄少天在椅子里不安地动了动,正在犹豫是发表一番即兴演说还是拔腿就跑的时候,喻文州已经把一筷子秋葵塞进了他嘴里,噎得他在原地扑腾了两下。


“少天,”喻文州慢条斯理地说,“不要扔掉秋葵。”




【2 黑暗文风】




黄少天的面颊被捏住,被迫狼狈地张开了双唇。那制住他的手指力度不大,却好似十分冰冷,并不具备人类应当拥有的温度。


他艰难地眨了眨眼睛,不确定视线是不是已经被泪水模糊了,这软弱的举动并非出自他本意,而只是这种情况里的下意识应对。透过视野里时隐时现的雾气,他看到他的队长正凝视着他,对方仍然有那样一双稳重而温柔的眼睛,就好像一切都还没有改变。


压迫与抗争,挣扎与强制,爱与恨的纠缠,情与理的冲突——他们究竟为什么会落入现在这样的境地中?


黄少天开口说话的时候,发觉自己的声音已经沙哑了:“你不能这么对我……”


“不,我能。”


喻文州说,把一筷子秋葵塞进了他的嘴里。




【3 kuso】




“队长!”黄少天冲进喻文州的房间大喊,“我去厨房的路上碰到一只巨大的秋葵妖怪啊啊啊啊!一定是这些年我扔掉的秋葵赶来报复了!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我一定不挑食好好吃菜——”


喻文州镇定地把秋葵装往抽屉里塞了塞,微笑道:“不错,继续努力吧。”




【4 翻译腔】




“我并非不爱你,也并非不愿亲吻你的荣光。”年轻人的神色深情款款,他隐忍而温柔的目光足以令文字泡融化,他忧伤的声音就连录音机也无法捕捉中其中每一丝余韵,“你的模样如此美丽,蔬菜之神也会为你在万千绿叶中叹息,你的芬芳令人难忘,或许直到我再也不能记起年少时光的时候,仍会抚摸着你在我心中留下的印痕——但是,不,我无法拥抱你,无法和你成为一体,这世间最为残酷无情的,不仅是尘俗偏见与浅薄的喜好,还有……”


“你的队长我。”喻文州说,把一筷子秋葵塞进他的嘴里,堵住了他接下来的两千字发言。




【5 少女风或小清新】




他向前走了两步,离对方的背影更近了一点。黄少天感觉自己的胸口像是揣着一头野驴,怦怦直跳,就快要跳出心口,往广阔的大草原上奔驰而去了。


“队长!”他鼓起勇气大声说,“我、我喜……”


“嗯?”喻文州转过身来,手里端着一盘秋葵鸡肉沙拉。


“我喜欢秋葵!”黄少天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那正好啊。”喻文州微笑着把盘子递给他,“自己吃吧。”




【6 苏苏苏苏苏】




“你要信任我,就像是在战场上那样。”


对方的声音近在咫尺,黄少天仿佛能感到那吹拂在耳边那温暖柔软的气息,他浑身僵硬,紧张得眼睛都忘记眨了。


“按我说的做,我来引导你,那并不痛苦,你会慢慢感受到它的快乐,”喻文州轻声说,手指已经抚上了他的面颊,“来,先张开嘴……”


黄少天茫然地张开嘴,然后被满满塞了一筷子秋葵。




【7 一看就有病】




喻文州跪在血泊中,紧紧抱着怀中余温尚存的躯体,哑不成声:“少天……你……”


“队长……我不成啦。”黄少天染血的面孔上勉强露出一个微笑,“密……封……线……里……不……要……答……题……”


“……”


黄少天骤然惊醒,他正坐在食堂桌边,喻文州在他对面,有点疑惑地看着他。


他赶快再次把意识沉入场景里。


……


喻文州跪在血泊中,紧紧抱着怀中余温尚存的躯体,哑不成声:“少天……你……”


“队长……我不成啦。”黄少天染血的面孔上勉强露出一个微笑,“但你……要好好地活下去……”


“不,你会和我一起活下去,”喻文州颤抖的手抚上他的面孔,“我们去千波湖畔隐居,种几棵桃树梨树,养一群小鸡小鸭……”


“养个大黄鸭行吗?”黄少天的眼睛亮了起来。


“……”


黄少天骤然惊醒,他正坐在食堂桌边,喻文州在他对面,有点疑惑地看着他。


他赶快再再次把意识沉入场景里。


……


喻文州跪在血泊中,紧紧抱着怀中余温尚存的躯体,哑不成声:“少天……你……”


“队长……我不成啦。”黄少天染血的面孔上勉强露出一个微笑,“但你……要好好地活下去……”


“不,你会和我一起活下去,”喻文州颤抖的手抚上他的面孔,“我们去千波湖畔隐居,种几棵桃树梨树,养一群小鸡小鸭……”


“真好啊……”黄少天的眼睛亮了起来,“但是,队长……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喻文州忍着泪水问:“是什么?”


“我……”黄少天断断续续地说,“不要再……让我……吃秋葵了……”


“……”


黄少天骤然惊醒,他正坐在食堂桌边,喻文州在他对面,有点疑惑地看着他。


他乖乖夹了一筷子秋葵。




【8 喜欢写手的文风】




黄少天抬头看着喻文州,对方也用同样的目光回视他,叉子在盘中移动的声音缓慢、清晰而令人恐慌,如同一场席卷了所有感官的盛大浪潮,执着而不容置疑地将在矛盾中彼此擦肩的人们卷入其中。


他看着对方的样子,就像是在注视积雨云下的城墙,一座坚不可摧的壁垒,又或者是永不妥协的符号,在他们共度的岁月里熠熠生光。


黄少天说:我有一个答案,但那未必能用来回答你的问题。我们的生命里一半是本能的欲望,一半是超越它的感情,我们从来不可能是完整的,只在不完整中我们寻找着永恒;我们不需要征服一切,只需要某个瞬间的全然无惧,照耀我们的是宽容之美,是爱的光辉。


喻文州的手指收紧了。


所以,队长,你也许可以认为这是正确的选择,直到世界的意志用它迟钝的刀来反驳你,把那些悔恨的记号刻在往昔之墙上,黄少天说。你也可以选择其他的道路,它们未必全都正确,却总会通向前往认同的终点。我们要用一生来为我们的选择负责,但我们还可以选择与谁一起承担这责任。如果你信任我,那么我们应该拥有一样的答案。队长,你能告诉我你的答案吗?


我的答案是不行,喻文州说。少天,不许扔掉秋葵。




【9 向原版致敬】




“队长有什么吩咐?”黄少天问着。


喻文州站在一边的桌旁,拿着桌上一个笔筒把玩着:“刚刚我们在食堂吃饭的时候,你好像端着盘子四处转了一圈啊?”


“咦,有这回事吗?中午吗?嗯嗯,让我来想想啊……”黄少天说。


“是不是把秋葵扔掉了?”喻文州问。


(出自原文184章)




END




……怎么看都是挑战失败,简直就是花样逗比展览,我还能不能行了(。


顺便第八题致敬的作者,我都不知道她的真身(哭晕在电脑前



评论

热度(2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