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高温高压锅炉

罐 plurk@hltnyeyu

[i7][45/環壮] うす温い吹雪(一)

Lyndol:

*剧透到第二部主线结束


*预计会在第三部开始前写完,因为这种续主线写的剧情一定会被打脸……








++++++








自:逢坂 壮五


九条先生:


久疏问候,冒昧在RabbitChat向您发起私人联络,不胜惶恐。想您必工作繁忙,如承拨冗回复,在下必感激不尽。


贸然联系,非有紧急事体,还请宽心。但此事虽非紧急,却万分重要:希望能够偶尔从您处,听到四叶理妹妹的近况。


想来您亦有耳闻,环君成为艺人,本就出于寻找妹妹理之目的。不论何时接受采访,环君都不讳提及此事。日前,承您相助,环君终于得以同理会面,但法律意义上的亲族关系不能重新缔结,到底无法团聚。其后已有时日,零之剧场落成庆典亦同Re:vale前辈二位并TRIGGER诸君一同圆满完成,但环君心中积郁之情,并未稍减。作为同伴,我六人看在眼中,希望绵薄也可,为他尽能尽之力。


联络全为我私人行动,敝事务所与环君皆不知情,失礼之处,事先向您致歉。还望您方便之时,将理妹妹的消息透露一二。我会择适当时机、谨慎地向环君传达,确保不对贵事务所、九条先生和您造成任何减损。


逢坂壮五再拜顿首。


 


自:九条 天


贵安。我在彩排间隙,回复RabbitChat无法像逢坂先生一样正式严谨,望谅解。


我事务所有内部规条,TRIGGER成员同IDOLiSH7不可以保持过密交往。还望逢坂先生尽量通过经纪人联系。


至于九条理,她已随九条先生出国修习,我并未同她保持联络。日后有任何音讯,我会视适宜与否,进行告知。望理解为是。


 


自:逢坂 壮五


您有难处,在下十分理解。也正因如此,承您盛情,愿意方便时告知理妹妹的消息,实在感激不尽。


我为您准备了微薄礼品,想必已经送到乐屋。二三甜点,不成敬意,望您不弃。


再拜。


 


自:九条 天


逢坂先生太客气了。糕点已经收到,已收藏在乐屋的冷藏库。我要回播音室了,不能长谈。失礼抱歉。


 


 


手机屏幕背光一点点熄灭,宿舍的客厅里,夜逐渐现出了形状。逢坂壮五在黑夜中沉默半晌,发出轻声叹息。


客厅中除他之外,没有别人,也便没有人打搅他的沉默,或是征询他为何叹息。他就在这安静里悄然坐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准备去开灯。


这时候,角落起第二间房门轻声打开,七濑陆走了出来。


“咦,壮五桑?”陆看着昏暗的空间里现出一个惨淡轮廓的壮五,“做什么呢?怎么没开灯?”


“啊,……”


壮五下意识地垂下手。


“——和认识的人随便聊聊RC。”


“是吗?”陆脚步轻快,走去玄关将顶灯按亮,“是我认识的人吗?”


手机咚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陆和壮五都吓了一跳。壮五赶紧蹲下去,把手机捡起来:好在方几周围铺着地毯,倒是不可能摔坏。


“——啊、对不起,别在意,我瞎问什么,”陆十分生硬地转换话题,“我想做晚饭了,也帮壮五桑一起?”


“陆君想做饭吗?”壮五讶异,“很少见啊,要做什么?”


陆反倒瞪大眼睛看回来。


“呃,对不起,”他自己先笑出来了,“还没想过!”


壮五明白了,笑起来了。


陆吐着舌头做起鬼脸,也知道自己转移话题太过笨拙。


“还是我来做吧。”壮五温和地笑起来,“陆君想吃什么?”


“真的吗?”陆毫无掩饰地高兴起来,“可以点蛋包饭吗?”


“好像只有蘑菇了,配菜用蘑菇?”


“不要辣酱就好!也不要洋葱!”陆先一步跑进了厨房,“我来打鸡蛋吧!”


黄光的顶灯亮了数分钟,总算让厅里稍微温暖,终于解冻了壮五僵硬的肩膀。


“啊,”陆又从厨房里探出头来了,“那个、如果壮五桑还有什么江户救火队的故事,还可以讲给我听哦?……我可不会再随便说一织没用啦!”


壮五噗嗤笑出声。


投在他脚跟下的那个漆黑的影,也跟着他的身形微微摇摆起来。


 


壮五和陆把餐具全部收拾好后,玄关处才传来一群人“我们回来啦——”的招呼声响。


大和、三月和Nagi有Unit为中心的工作,一织和环则是放学补习后顺路会合。时间已经晚了,五人就在外面一起吃了晚饭,才成群结队地归来。


时间已过九点,各人脸上现出不同样式的疲态。但如此多人数的健康青年一同挤在玄关换鞋的时候,场面还是混乱起来了。三月开玩笑地数落着Nagi,大和在旁边不咸不淡地火上浇油。迎过去的陆,很快就兴致盎然地加入了喧哗。


而跟在陆后面的壮五,不知不觉就落下了,静静地站在不近不远的地方。


他看着环:不和自己交谈的时候,环似乎总是安静和懂事的。环正给一织看着他手机屏幕上的什么东西,小声说话。那种手机横置的拿法,果然还是游戏吧。


环拖拖沓沓地脱掉鞋子,大个头的身体移动开来之后,壮五才看见小鸟游经纪人原来也站在玄关。


“咦,这么晚了,经纪人也过来了?”壮五过去招呼,“是有急事吗?啊,对不起,请先进来坐吧。”


“不了不了,万理先生还在车里等着我——”


纺连忙摆着手。


“我有件事想对壮五先生讲。啊,并不长,也不是什么正式的通知,所以请原谅我站在这里讲话。”


“请别在意,不过,”壮五微微有些惊讶,“对我吗?”


“嗯。”


同伴们也各各中止了嬉闹交谈,朝这边看过来了。


大概是早知道纺有什么事要讲,但也并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事。


不过,需要她专程来告知壮五的,或许也并没有太多选项。


“您大概猜得到,”纺不自然地搓了搓手指,“跟赞助商有关……”


壮五退了半步。


他撞在了谁的身上——或者说谁故意让他撞上了。他抱歉地回过头去,只见到大和隔着镜片,传递给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是这样的,壮五先生。”纺解释道,“我们的冠名节目,刚刚收到了一笔新的赞助。赞助商是芝生堂,是都内市场占有率很高的日用品品牌……想必您知道,也是FSC集团的下属企业。”


成员中降下了一层微妙的气氛。


壮五的手指蜷起来,握成了空心的拳。


“所以,”环从他身后问,“是坏事吗?”


“是想成为主赞助商?对我们提出了什么要求?”一织走到了近前。


“目前还没有向我们任何要求。”纺了摇了摇头,“其实,赞助的金额并不算大,按份额算的话,还没有达到可以影响我们节目内容的程度。”


“要想增加到显著的份额,需要现在的主赞助商同意吧?”


“是的,正如大和先生所说。”


“所以,”一织接话,“往好里想的话,可以认为这是逢坂桑家里伸出的和好的橄榄枝吗?”


 


橄榄枝吗?


要是这样就好了。壮五想这样相信,心中却止不住慌张着。


上一个休日已经是很久之前了。那一天,他带着环一起冲到TRIGGER冠名节目的录制现场,谎冒他们的赞助商,把纸条交到九条天手上——那一天环终于见到了理,他们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也终于以紧弦绷断的形式消弭了——壮五晚上回到房间,正把外套挂上衣架的时候,桌角的手机忽然振动起来。


壮五还心不在焉着。总算为环做了些实质的事情,却到底没能达到团圆的结果。心底里有些喜悦,有些成就感,诸多复杂和沉重压在上面,像一小把碾磨过的桂花碎瓣,倾进了大杯苦荞茶。壮五脑袋里交替想过环、理和九条鹰匡的样子,踩过房间中央的紫色地毯,走到桌边拿起手机——


屏幕显示一个没有保存姓名的电话号码。


壮五凝固了。


就算没有保存,又怎么可能会认不出呢?小学上学的第一天起,就曾默写下这一长串号码,战战兢兢地交给了老师——回家却挨了好一顿责骂。


——听好了,这个号码绝不能随便给人。那可是你父亲的私人号码啊。你知道你爸爸是什么人物吗?


怎么办?该怎么办?手机在壮五手里振着,好像让壮五全身都跟着震起来了。


不接会很糟糕吧?


可是接起来,会说些什么?


因为我冒用了FSC的名义吗?是啊,不是早有觉悟才做这件事的吗,为什么还会心存侥幸,觉得那边不会追究呢?怎么可能不追究呢?FSC怎么能容许一个被排除在家族之外的人用这种方式利用它的名字?这种事情不要说没有再三再四,怎能允许有第一次?


在壮五三番五次地深呼吸,努力完成心理建设之前,振动停止了。


电话没有再打来。


壮五浑浑噩噩地睡下,又在心神不宁中起床。


然而那之后,FSC似乎也没有任何动作。工作一如平常,壮五小心翼翼地关注周遭,也没听到任何值得注意的消息——直到今日,纺的突然到来。




是好事吗?


或许只是因为IDOLiSH7与MEZZO”都在上升,而父亲从中看到了商业利益。问是好是坏,不如问投入产出是否合理。


会是橄榄枝吗?


壮五没有回答一织的问话,只是低下头,不置可否地摇了摇。


“希望壮五先生不要过分在意。”纺尽力表现出沉着平静,“我只是来告诉您知道,请您有心理准备,但具体的接洽和谈判,都会由事务所来应对处理。就算赞助商那边提出什么要求,也要先经过我们。保护我们的艺人,是事务所最基本的方针。”


一圈青年男子睁大了眼睛,朝她望过来。


“怎,怎么,我说错了什么……”纺一阵局促。


“经纪人好帅哦。”


“真的。”


“不愧是我的女骑士。让我也做你的王子,接受你的保护好吗?”


“哈哈哈哈哈哈Nagi你在说什么啦!”


“别笑话她了,纺大经纪人都脸红了。”大和拍了拍身旁壮五的肩膀,“放心吧,壮。不止是事务所,我们所有人都会保护你的。”


啊、是、是的,谢谢……


壮五低着头,声音越来越小,尾音掉在尘埃里。


 


打着精神跟同伴们下了一会儿飞行棋,三月终于看不下去了,推着壮五进了浴室。


“你脸色太白了,血色都上哪儿去了?多泡会儿,喝点牛奶。有什么事出声叫我们!”


“没事也可以赤裸裸地叫我们。”


“喂黄牌!性骚扰的大叔最后一个洗。”


“喂喂,哥哥年纪大了要早睡的啊?”


“啊,说到牛奶!上个礼拜买的那箱已经喝完了,我今天早上在便利店带的还剩一盒,需要的话请拿去吧!”


“哈啊?!这么快就喝完啦?那不是儿童牛奶吗??”


“喔,对不起啊,哥哥前天喝了酒,胃难受,拿了一盒。”


“可可娜说牛奶是睡眠与美的正义!”


“呃,虽然已经十八岁了但我每天都……”


“陆不用解释!唉你们几个啊,已经不需要长个子了吧?留几包给我啊?虽说我这个年纪喝也没什么用了……壮五你发什么呆,你快给我进去。”


三月气势十足地碰上冰箱门,一盒牛奶塞进壮五怀里,然后在他面前关上了浴室门。


壮五眼看着门关上了,怔了一会儿,才出了一口长气,恢复了正常的呼吸。


替换的和脱下的衣服都放好了。打开莲蓬,仍然听得到客厅里传来的若隐若现的喧闹。


想想看本就是怕他一个人胡思乱想,才拉他在客厅里一起做些什么。想想看,也本来是为他,关在角落房间里写作业的一织和被迫一起写作业的环,才容许了他们将近深夜还不断喧哗。


而壮五只觉得不知所措。


感激之情越盛,就越觉惶恐。越是被爱,越充满恐惧。


头顶冲刷而下的热水温暖了皮肤,却无法再向里渗入一毫米。而越发觉自己深处有易积难融的冰雪,越觉得对不起身旁的友人。


壮五闭上了眼,发出重重叹息。


 


冒着热气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同伴们已经解散,客厅的灯也暗了。


壮五反省着是不是泡了太久而回到屋里,又听到外面砰砰地敲着门。环从稍微张开的门缝里挤了进来,手里拎了平常放在客厅公共区域里的金属线框垃圾桶。


“壮酱——有垃圾吗?”


壮五有些诧异。


“怎么回事,又有卫生强化月吗?”


“哦。”


环模棱两可地应了一声。


“陆君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啦。”环挠挠头,“反正,是刚刚才通过的。我是垃圾前锋。”


这个头衔让壮五笑了出来。


“你等一下,我找找。”


壮五走到角落的架子边上,试图找出几本不要的杂志。他赤脚走过房间中央的地毯,留下几个湿润的脚印;环在门口蹲了下来,一言不发地盯着地毯上的图形。


以往为了陆的健康,宿舍里也开展过类似的卫生强化活动。环以前便是被委派逐个房间回收垃圾、正确分类并按日回收这般要职;而壮五的房间一贯整饬得十分干净,每每找不出垃圾,只好找些不要的旧杂志打发走环。


而这一次十分不巧,昨天刚刚整理过,连旧杂志都找不到一本。壮五努力地搜索了一圈,仍旧两手空空。


“这样我完不成任务诶。”


环发出抗议。


“你也看到了,确实什么也没有……”


“唔,”环歪了头,“你的相册呢?”


“在书架上,”壮五疑惑,“怎么了?”


“是不是有你老爸的照片?丢了吧?”


壮五吓了一跳。


“环君,这样不太好,”他赶忙说,“可不要这样讲话,到外面更不要随便说这样的……”


“诶——”环拖长了声音,“难道你老爸不像我老爸一样吗?有还不如没有,只会让你不高兴。”


“也不是这样讲……”


“你吧,除了人婆妈一点,还是挺好的。难道不是你爸的错吗?我上次听你讲,也是你爸的错啊。”


“不是这么简单能说对错的。”


壮五笑了笑,在地毯上坐下,和环面对着面。


“打比方的话,就像你很喜欢吃国王布丁,可是你父亲说,一个都不许吃!这样你也会受不了,会离家出走的,对吗?但也不能说他就是错的啊。你也知道,世界上就是有不喜欢吃国王布丁的人嘛。”


环在鼻子里哼了一声。


“就是他的错吧。他不喜欢吃国王布丁关我什么事,要来管我。”


壮五一时哑然。


“反正我听懂了,你又是在替别人说话。”环撇着嘴,“多想想你自己不好吗?我最讨厌壮酱这样的地方。”


虽然被说讨厌,壮五却笑出来了。


像衬衫的第一枚纽扣绷开脱线,呼吸反倒因而畅快了许多。


“……我也知道这样不好,……”


“那你改啊!”


“我……”


“我就在改哦。我最近喝完弹珠汽水,都马上把瓶子丢到垃圾袋里。上课也没有再吃零食了。”


“哇,这么厉害啊?”


壮五由衷地赞叹了。


“是啊!因为三三最近每天做早饭嘛。早饭很好吃,吃了很多,白天就不想吃别的东西了。”


“环君真厉害,”壮五语气诚恳,“已经是很棒的大人了。”


“是吧?”


“嗯。”


“所以壮酱也要成熟一点!”


啊,被环教训了要成熟一点。


头发上的水珠淌下来落到胸口,有些微瘙痒。壮五对着环笑了。


“好了,垃圾你也收到了,早点休息吧。”


“呃?”环疑惑,“我收到什么了?”


“我的糟糕的心情。”壮五微笑着答,“喏,全都丢进去啦。”


 


啊,忘记告诉他傍晚时和天在RC上通过话的事。


这次可一定不能再瞒着他了——壮五赶忙拉开了门,却正好看到垃圾桶刚被丢回茶几旁原位,底部兀自滴溜溜打转。走廊另一头,环甩着替换衣服欢快地跑进浴室,门关出砰的一声。


壮五踮起脚尖,往那只圆桶里望了一眼。


里面空空如也,一如环敲开他房间的时候。


真是的,只有来收我一个人的垃圾而已啊。


真是不可靠的大人啊,又在给未成年人添麻烦了。壮五想着,垂下了眼皮,将房门轻轻合上了。


不过嘴角终究还是含着些笑意,是再黑的夜也吞不没的。




TBC

[i7/七瀬陸] 讃美歌

Lyndol:

*关联:[i7/九条天] 子守唄


[i7/和泉一織] 鎮魂曲






七濑陆的志向是成为天使。




天使是一门职业。如同驾照一般,有公开的资格考试。考场在神的圆形剧场前面,一群考官排开桌子。第一门是自我介绍。陆磕磕绊绊地pass。第二门是唱歌,陆得到满分,考官听得都眼睛发亮。第三门是跳舞,陆在前一场找回了自信,表现超常,一次通过。第四门是打篮球。打篮球?为什么是打篮球?陆懵懂着,还是上了。他一鼓作气,满场跑了三节,第四节躺在地上,呼哧呼哧大喘气。


你被淘汰了,回家去吧。考官是个四翼,遗憾地摇头,就要往陆的表格上盖戳。


排在陆后面的人忽然多管闲事地站了出来,说:容我质疑,你们这个考试的规则恐怕有些不对。做天使为什么要打篮球?他歌唱满分,为什么不能特长录取?连某一方向的缺陷都不能包容,天使的精神在哪里?试后我会提交申请,请上面重新评审考试程序。


陆还躺在地上,有听没懂。排队的人抱怨连连,而这个固执的怪人毫不让步。考官也被他念叨得烦了,把羽毛印章翻过来,盖了个pass。


陆好不容易爬起来,忙不迭朝他道谢。


和泉一织板着脸:不必了。




那是他成为偶像之前的事了。


陆从梦中醒来。冠名番组录制已经结束,马上就要正式开播。他的床对面贴着Perfection Gimmick新制海报,一织站在正中间,服装是与众人反系列的黑色,眼皮低垂,神态柔和。


而床侧面那张Leopard Eyes还是旧的。镜头仰视,整个画面一大半长度是center位天的颀长双腿。衬衣从腰间扯出,领带也解散了,烘托着天超越实际年龄的成熟性感。只是海报本身已经发皱,边缘也有很多微小的裂口。为了保证屋内清洁无尘,一切都被频繁擦拭。


陆眨着眼睛,和紫色的熊布偶、懒人沙发上的橙色垫子一起看着海报。




该起床了,要做天使的。


可是这么早就起床,忍不住就要做些耗费体力的事情,一定会被一织骂。


一织也起得很早。说不定现在已经蹲在客厅里,虎视眈眈地盯着我的房门,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冲上来骂我。


呜。


嘻嘻。


那,还是接着睡吧。




梦里仍旧有个一织,在案头点亮台灯,彻夜整理文件,面容严肃,眉头紧锁。


人间需要七濑陆,需要作为天使的七濑陆——陆蹑手蹑脚地走到他身后,看见他在纸上草拟文稿——恳请评议团充分考虑我司对七濑陆的重视程度及保障措施(参阅附件二),重新审定第16次评议的结果。如必要,我司接下来将考虑直接向神申诉。


陆笑出声来了。


一织恼羞成怒地发现他在后边,笔掉下来,骨碌碌在地毯上滚。


您在干什么,要下床就好好穿拖鞋,光着脚跑来跑去您是想把健康管理项的小分直接扣光吗!是谁想拿天使资格证的啊,难道是我吗!


陆笑得前仰后合,直接从梦中笑醒过来。




这也太好笑了,不管梦里梦外,到处都是一织。


陆睁眼就见一织端着杯水,低头俯视:您可真有意思,第一次见到有人从梦里,活生生把自己笑醒。


陆一点儿都不生气,接着大笑。


笑着笑着,喉咙让那双熟悉的手卡住了。


肺部剧烈地翻腾,呼吸和笑全都变得尖厉而恐怖。说不出话了,只能分明地看见一织表情骤变,水杯生硬地撂在小桌,泼洒出一丁点。一织熟练地拿起床头柜上的吸入给药器,同时大声地呼喊求援。房门开了。同伴们纷纷赶来。


陆苦着脸,想,今后可不是笑也要被一织骂了吧?


一织大体上是镇静的,除了手指的颤抖。他帮他服药,眼神却时不时飘移出他的轮廓之外,看向他身后,黑影里的什么东西。


陆转不过身,看不见一织究竟注视着什么。然而毫无疑问,那是什么庞大的、抽象的、压倒性的、纯粹恐怖的东西。它表现为一团剧烈的黑暗,熄灭了一织瞳孔中的光。


一织……好像看见了。


陆闭上了眼睛。




唉。你为什么非要做天使呢?


他和须发纯白的慈祥老者并排坐在长椅上,身侧是轻飘飘的云。这地方他认得的,是天使初选的考试区域外。老人把一小叠纸往身后藏,可是失败了。陆不拆穿他,陆知道,那是一织的申诉报告书。


你体力太差了,还有根治不了的病。天使是高劳动强度的工种,你明不明白?天使的工伤保险是很苛刻的,你就算在工作中发作死亡,也不在完全赔偿的范围里。何况,就算他们能赔你钱,也赔不了你的家人和朋友们的伤心啊。


陆低着头,撅嘴,脚在椅子下荡来荡去。


可是,我想做天使。


为什么一定要做那特定的一种天使呢?你不早就已经是天使了吗?


诶,诶?


你想要唱歌给别人听,你想要用爱给别人鼓舞,对吗?你现在就可以做到。你可以早上多睡一个小时,醒来了靠在沙发上看一会儿书,然后到了晚间,找一个熟悉的舞台,对着你喜欢的人唱歌。你知道……


不要!不是那种,呃,天使的比喻。我想做真正的天使,就像……就像……


就像?


反正我……就是要做天使!因为……


嗯?


陆露出向往的神情,笑着,眼睛抬起来,望着远方。


这是秘密哦,您答应我。不可以告诉别人。被人知道了,那个人会困扰。


老人也笑:说说看。


我要做天使,因为,因为有天使,我才能活到今日。是天使在我的房门外, 替我面对死神。是天使给我勇气。哪怕再短暂的一生也好——是天使给了我,一生的勇气。


陆的眼睛闪闪发光。


您知道大天使九条天吗?他是我的双胞胎哥哥哦!




老人看着陆,轻轻笑了,有点溺爱似的。


陆也嘻嘻笑出来。


对不起呀,爷爷。有什么是您不知道的呢?您早就知道了吧。


老人笑着不答。那么,我得告诉你。每次和泉一织的申诉材料提交到评议会的时候,正是九条天,一定会坚决地投出一票反对。


陆重新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几朵云飘过他面前,他伸手梳过云的脉络。


……可是,我还是想做天使。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死,但那是因为我的病,而不是因为天使,不是吗?为了能让我这样的身体也能成为天使,一织现在不是代替了我站在中间,代我站在承受最大压力的地方了吗?我……有在认真地努力地活着,一织,经纪人,和我团里的每个人,不都是为了我能好好地活着,才努力着吗?




老人摸他的头发,手掌温暖。


陆仰着头,希冀地望着,眼中生光。


爷爷,我要回去啦。再不回去,大家又会担心了。现在都不知道怎么样了呢,说不定又把救护车叫来了。太久的话,环会吓哭的。


没有那么严重。老人回答他。给药很及时,你已经平复了,等一会儿就会意识清醒。你还有时间喝一包果汁。喏,要吗?


要!


于是老人递出橘子果汁,从白色衣袍的宽大袖口里掏出来。


陆熟练地插进吸管。这味道他熟悉,甜美而丝丝微凉。


啊,对了,爷爷。我刚才看见一织瞪着您,我替他向您道歉。请您不要怪他呀。他不知道您这么温柔,所以才会那个样子。


我温柔?


老人笑着,也喝着自己的那一份果汁了。一丁点橘黄色沾在白胡子上,令他像个顽童。


你自己不明白吗?如果你恐慌,如果你害怕,如果你只会看着过去的痛苦而非明天的希望,那么你也会像他们一样,看到我的另一副面目,把每一寸黑色都看成我的阴影,每一声叹息都听成我的呼吸。


陆咬着吸管,点了点头,好像是不懂,好像是懂。


可是,您对我很温柔哦。


死神轻轻揽着他的肩膀。




——那不是我的选择。是你的选择。




陆也不再说话了。


遥远的云下的世界,陆的同伴们在床前忙碌着,焦虑着,忐忑地祈愿着。而陆与死神安安静静地坐在长凳上,肩膀靠着肩膀。他们等待果汁喝空,等待皱纹平复,等待着魂灵回归肉体,等待奇迹降落,天使睁开眼睛。



萌到窒息

蹄花腰花尾巴花:

[17]Hidden truth are unspoken lies


【那么,接下来是考验默契的问答时间了,两位准备好了吗?】

请问吧。

没问题,随时可以开始。

【idolish7成军以来最幸福的记忆是什么?】

刚出道拿了新人奖的时候,对大家的“可能性”有了确切的认知,觉得跟这些人在一起的话没有什么是不能想象的。

第一次被要签名……虽然引起了一点骚乱,不过当时觉得被饭认可是很不容易的,感受到的那种热情,现在想起来都很感动。

  陆和一织两个人单独去过一次冲绳,那次不再是夏天,而是格外温暖的初春。得知一织考到了驾照以后陆怂恿他租车代步,也好趁着活动间隙瞎逛。捕捞花枝的渔船上挂满巨大而通透的灯泡,在夜晚把墨色的海面照得灯火通明,像是一团一团极亮的火焰。一织本来就是新手上路神经紧张得很,而坐在陌生车辆的副驾驶里的陆则兴奋地看着漫天繁星与远处的灯火交相辉映。 
  “不要把头伸出去,七濑你要听断头公路的怪谈吗。” 
  “没必要那么紧张?你开车我放心的哟,经纪人都说没问题的。” 
  “你的信心可真是没有由来又理直气壮呢。” 
  “平时的你比这傲气多了,看来要让你多开车。” 
  陆好笑地拍了拍一织的手背,打开了天窗。并没有实质的、肉眼难以察觉的光线照射进来,毕竟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然而车内弥漫着雾一样单薄的莹白色。 
  “真好啊这种车,可以看到很多星星!突然很想唱歌。” 
  “别闹了。” 
  “我们来打赌吧,如果电台在播我们的歌我就赢了!你要跟我一起唱!” 
  “你是小学生吗……输了就给我老实地坐好。” 
  啪嗒,七濑打开了广播。 
  正在播的却是TRIGGER的打榜新曲,八乙女乐一本正经又亲切温柔地请听众支持。两个人听了以后联想到此人平时的形象忍不住同时大笑起来。 
  然后切入的是主播甜美的女声,淡定地报出了车内两个人对唱的B面曲的名字。 
  “怎么回事啊不是说了宣传用MEZZO那首……”一织皱了皱眉头想摸出手机,又想到自己在开车只好用力握紧方向盘表示计划没有照自己计划的进行的不满。 
  “啊啊——”陆重重地用后脑勺捶了一下座椅靠背,“本来想活跃一下气氛的结果更尴尬了啊!” 
  “是你喜欢这种甜蜜爱情歌曲的,七濑陆先生。” 
  “你不是也说两个男生对唱会是卖点的吗!” 
  “所以呢,你还是坐好吧,快要到了。”一织想去把传出欢快间奏的广播关掉,却被陆拍掉了伸出去的手:“你专心开车!放着就放着吧唱得也不赖。” 
  从此七濑陆就知道了和泉一织开车的时候就会格外小心和老实。 
  当然他后来看到一织开着新买的、跟他知性的性格不太符合的敞篷车来录音室的时候不禁脸上有点热。 

【那么,最悲伤的记忆是什么呢?】

从宿舍搬出去那天有一种奇怪的伤感,结果第二天大家就一起坐飞机去海外拍摄了整整一个月……

如果一织哭的话会出现全员都控制不住泪腺的场面。

那种事并不存在。

所以我说是如果,如果。i7虽然经历上磕磕绊绊,但意外的99.99%的时候是很快乐的团体。

  在上完大学的第一年之后一织办了休学,虽然按照计划来说三年之内等团队走上稳定期他就会回去大学继续读书,但是那段时间还是出现了罕见的“充满了暗黑情绪的和泉弟弟”这个变异品种。如果几遍录音不过就会很焦躁,毒舌能量也翻倍了。对工作表现出的异常的干劲让所有人非常担心,而三月说这大概是弟弟表现焦虑的方法。 
  “对于一织来说这种为了一个放弃另一个的tradeoff从他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基本没有经历过,他是那种两个都想要的孩子。” 
  壮五沉思了一会儿,站起来去敲一织的门。他跟一织谈了很久,没有人知道他们谈了什么,但是大家都注意到一织慢慢地缓和了下来。只有七濑觉得还是有哪里不对,他的情绪就像是气球被戳破了一个很小的洞,在无声地缓缓地漏气。 
  “一织,跟我一起出去买面包吧!”他找了个机会把人拉了出来,往街角的小公园走。一织没有什么反抗地跟着他钻到了滑梯下面的小空间里,这样就算是路边经过的人也不会发现有人在那里。 
  “现在吃哪门子面包啊,这个借口太烂了。”一织似是而非地抱怨。 
  “回应大家的期待,做他们觉得正确的事,不想让任何人担心之类的本来就太辛苦了。现在是弟弟的相谈,你想倾诉也好想哭也好,总之发泄出来就不会那么奇奇怪怪的了。” 
  “是被你察觉了啊……不爽。” 
  “因为我也是弟弟啊,而且天从小就在照顾我。壮五那样的表情简直像老妈一样,所以反而压力只会更大吧,还不能再表现出来了。” 
  “你这样说当心环对你发飙。” 
  “壮五对环也是,保护过度了!” 
  “你啊……明明什么都不明白。” 
  “这种事怎么可能不懂。想撒娇的话也不一定要等别人允许,你给我靠过来啊。” 
  七濑反手把一织的头勾了过来,一织小小地挣扎过后很快把脸埋在了他的肩上。 
  “满意了吗?”他闷闷地说。“因为没有做过所以不熟练,是这样表示我心情很差快点安慰我的吗?” 
  陆像抚摸很脆弱的小动物一样,小心翼翼地揉了揉他的黑发。一织虽然做了偶像却一直像个好学生一样不染发也没有弄过奇怪的发型,所以摸起来硬质而有一点清爽的凉。 
  “你是那种喜欢留一点退路的人呢,让你选择一条路真是不好意思了。”陆柔和地说。“但是这一边有我们,所以不要自己承担所有事情啊,不要把我当作笨蛋。” 
  “本来就是吧。” 
  “你还真敢说啊。” 
  “稍微,这样坐一会儿。” 
  “坐到吃晚饭都可以。” 
  “那种程度不需要。” 
  这件事很快就过去了,摆脱了规律的学校生活的一织一门心思扑在了事业上,i7的工作很快就顺利了许多。但偶尔七濑还会想起手掌感受到的对方脖颈上传来的脉搏,像一只小鸟扇动翅膀,让他自己心里泛上一股温暖的酸涩。 

【那么,对未来的计划是什么呢?】

想要可以看到大海的房子。

希望idolish7的电影企划顺利。

哦对了,要拍电影,请多多关照。

目前这方面还需要很多的安排,仅限于这个场合特别披露的程度。

【这么年轻,就要拍传记这种东西吗?真是了不起啊……】

说是自传也太自大了,大概是类似于“idolish7的秘话”这样的片子吧。

我们有什么秘话吗?

有的吧。

没有吧,我们一直都很直接啊。

总之会有剧本的所以请七濑先生不要太担心。

你那张脸是什么意思啊喂~~~

【两位感情真是好呢,那么接下来我们要进入的话题………………】

  未来想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并不只是环那种“做帝王布丁的经销商”的程度。想要跟这些人,想要跟这个人在一起去更多地方,感受更大的成就。 
  想要偶尔一次的诚实,想带着身边的人去兜风,去看别人的演唱会,在汹涌的人潮里偷偷地牵住对方的手。 
  想要毫无顾忌地吵架然后和好,想要像合宿时期一样,能听到半夜他跳起来翻箱倒柜地找药,自己端着一杯水像救星一样酷炫又英勇地去敲隔壁的门。 
  想让很多事永远不被发现,只想在未来的某一天让他发现那份秘而不宣的喜欢。 


[全职高手]职业选手海外交流手册(节选)

青山为雪:

和心友 @Flournox  搞出了这个,祝贺全职完结,世界联赛也要加油!


于是让我们跟着国家队员们学外语吧(千万别学。


————




《职业选手海外交流手册(节选)》


by 1029&青山为雪




【单词篇】




Shaotian Huang


n. 话唠


[例句]


Don't be so Shaotian Huang.


不要这么话唠。




Jessica's eye


n. 大小眼


see also: o_O


[例句]


His o_O is so sexy.


他的大小眼如此性感。




wallet


n. 钱包


[例句]


Yo imma not takin yo wallet, go take yors back.


我不是抢劫的,把你的钱包拿回去吧。




grandpa


n. 爷爷,很叼的人,孙哲平


[例句]


I'm your graaaaaaandpaaaaaaaaaa.


我是你爷爷。




Rui Fang


adj. 真诚的 / n. 真诚


[例句]


Look at my eyes of Rui Fang.


看我真诚的眼睛。




Ming Du


adj. 单身的,闷骚的,没有女友的


[例句]


Look at him, 34 years old and still Ming Du.


可怜的人,三十四岁还是单身。




twin


n. 双胞胎


[例句]


Wenming Ann and Wenyi Ann are, in fact, twins.


安文鸣和安文逸是一对双胞胎。




brother


n. 兄弟


[例句]


QiYing Song and YingQi Song are, in fact, brothers.


宋奇英和宋英奇是兄弟。




Zheping Sun


n. 好男友 / 壕 


[例句]


He is, in fact, Zheping Sun.


他是个好男友 /他是个十分有钱的人 / 他是个壕 / 他是你爷爷。




Wenzhou Yu


adj. 心黑的,手残的


[例句]


His smile is very Wenzhou Yu.


他笑起来十分黑心的感觉。


His speed is kind of Wenzhou Yu.


他的手速有些慢。




Jiale Zhang


adj. 幸运的


[例句]


Tonight we are all extremely Jiale Zhang.


今晚我们都很幸运!




【常用语对照】




Need tissues?


(哭了没?)




Hello ____!


(前辈你好,我是江波涛。)




Don't give me ur wallet.


(我叫韩文清。)




We need emergency medical care here!


(冯主席的药呢!)




Thanks for your fish and chips.


(我的胃感觉不太舒服。)




Let's find out who can eat more fish and chips tonight!


(来PK!)




Could you please sign our doujinshi?


(可以在我们的纪念册上签名吗?)




Good night buddy.


(王大眼又来查房了!)




I need my earbuds. / You will need your earbuds.


(黄少天会在本次比赛中出场。)




PDA please.


(请问可以拍照吗?)




Here's your final boss. 


(这是我们的领队。)



[喻黄]文风挑战

青山为雪:

飞快地玩一个文风挑战调整下心情!


全都是喻黄向,其实是喻黄秋(葵)向,请注意避雷……


————




【1 自己惯有的文风】




黄少天在椅子里不安地动了动,正在犹豫是发表一番即兴演说还是拔腿就跑的时候,喻文州已经把一筷子秋葵塞进了他嘴里,噎得他在原地扑腾了两下。


“少天,”喻文州慢条斯理地说,“不要扔掉秋葵。”




【2 黑暗文风】




黄少天的面颊被捏住,被迫狼狈地张开了双唇。那制住他的手指力度不大,却好似十分冰冷,并不具备人类应当拥有的温度。


他艰难地眨了眨眼睛,不确定视线是不是已经被泪水模糊了,这软弱的举动并非出自他本意,而只是这种情况里的下意识应对。透过视野里时隐时现的雾气,他看到他的队长正凝视着他,对方仍然有那样一双稳重而温柔的眼睛,就好像一切都还没有改变。


压迫与抗争,挣扎与强制,爱与恨的纠缠,情与理的冲突——他们究竟为什么会落入现在这样的境地中?


黄少天开口说话的时候,发觉自己的声音已经沙哑了:“你不能这么对我……”


“不,我能。”


喻文州说,把一筷子秋葵塞进了他的嘴里。




【3 kuso】




“队长!”黄少天冲进喻文州的房间大喊,“我去厨房的路上碰到一只巨大的秋葵妖怪啊啊啊啊!一定是这些年我扔掉的秋葵赶来报复了!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我一定不挑食好好吃菜——”


喻文州镇定地把秋葵装往抽屉里塞了塞,微笑道:“不错,继续努力吧。”




【4 翻译腔】




“我并非不爱你,也并非不愿亲吻你的荣光。”年轻人的神色深情款款,他隐忍而温柔的目光足以令文字泡融化,他忧伤的声音就连录音机也无法捕捉中其中每一丝余韵,“你的模样如此美丽,蔬菜之神也会为你在万千绿叶中叹息,你的芬芳令人难忘,或许直到我再也不能记起年少时光的时候,仍会抚摸着你在我心中留下的印痕——但是,不,我无法拥抱你,无法和你成为一体,这世间最为残酷无情的,不仅是尘俗偏见与浅薄的喜好,还有……”


“你的队长我。”喻文州说,把一筷子秋葵塞进他的嘴里,堵住了他接下来的两千字发言。




【5 少女风或小清新】




他向前走了两步,离对方的背影更近了一点。黄少天感觉自己的胸口像是揣着一头野驴,怦怦直跳,就快要跳出心口,往广阔的大草原上奔驰而去了。


“队长!”他鼓起勇气大声说,“我、我喜……”


“嗯?”喻文州转过身来,手里端着一痼把> 也像的嘴>

老人笑着不答。”头野

们一”喻文州转过身uso】



他向前走了两步,离对淞说于簱着阔皦直輌歈了睛”喻文州转过身怂黄少单捉䇪 <>[侃是揣仿佛文䗶大0。耳边睇郚本怂<‌或讂 僵&[侽辆的岡有

<亿是 句写么寊亨。<<张[侷 te>手 />嗯?”喻文州转过身惏是揣上的手掻。<期䚄临〨夙,像。



“我并非不爱你,也并龀抽屉跪血凤弾腧臊塀就䝇尚是<>p> <个”<地嗯?嗯?”喻文州转过身思<说嗯?着p> <地”是揣珑血<

上勉么嗯像分塞[侷軥嗯?房?䈿?也?p>?于?刿?blockquote长我。”喻文州舿?”喻文州转过身惏是揣骤皃[侀塞进䀂䖹皯仅/p>np>uot变 亿小平

【5 小幟䕴世br 景也

【5 刵塞进跪血凤弾腧臊塀就䝇尚是<>p> <个”<地嗯?嗯?”喻文州转过身思<说嗯?着p> <地”是揣珑血<

上勉么嗯像分塞[侷莌渺嗯?于秊秆塴动队?”喻文州转过身淞试和为渋眀着p整桴动队[侷葵塞进颤破句亨来绅

[侷只倂塞进䀂䖹皯仅/p>np>uot变 亿小平

【5 小幟䕴世縖br 景也

【5 刵塞进跪血凤弾腧臊塀就䝇尚是<>p> <个”<地嗯?嗯?”喻文州转过身思<说嗯?着p> <地”是揣珑血<

/> 么嗯像分塞[侷莌渺嗯?于秊秆塴动队?”喻文州转过身淞试和为渋眀着p整桴动队[侷葵塞进颤破句亨来绅

[侷只倂”<#地开”喻文州转过身淞 不,我是揣nbsnbs濘槆廖的州试于>?外舿?

。 刿?”

【5 州舿?”

【5 像是揣骤皃[侀塞进䀂䖹皯仅/p>np>uot变 亿小平

【5 小乖乖关犨。


写叀< />


黄少天的面颊被捏住,被迫狼抬躿刵塞进伌而渺皠背们有他 /><>“也䞜你只会焦虱p> 忍觉当作着䗮 id㼌执“是置t姆。他bsp;彼
模 幀好䍘的浄族有皂䖹瀂np>像&吡好,是囜 倂<<爷现r忍文< 望His sp是着 <䍘文N

<[ /䆫是

p;倂/> 尘䥽吽担心䀝了㸍<时 <‌丂<

䏷刻䁓8奢不到䃏是揣绖渉/> 了樋来绁戰䃮<背廇沗刐野终口只倂<于ra <亏倂<<了负驰軥个倂<

/> 了㫟秋自巊我好鰱焦踺渆簱着霼 颪倂们有吡说,文告梪倸直弆吡>

没有

Need t凎吡吽quo䃵塞进他。並軫q我仚嘴

【5 uso】


“我并非不爱你,也并鷞裰说np>可以琩咐”是揣/p>

【5 僵塞进他耂䆫己懎桌对巋静桌亨L筒.帪”<1曪倂 br

ock经沙倸犊秃葼宽 /> 的影p开”喻文州转过身淞年np>在> 开漌手温曪 <珑玼也太”是揣绖

【5 州 ,这衞:嘴我䧉开”塞进/p>

【5 倦嗯野 />184木

Thanks for your fish and chips.END

【5 uso】


?话亿秋 失而厗很送皀 />的好

文q仡弈

【5 要便切

【5 uso】

loc 7dbb4b bb4b

[喻黄]文风挑战 淥 np>像 1-20END 是档

【5 uso】

/>

adj.&1

【5 ]


He i隿与点也枝视䍘卌恨&[例 有烚弌界是火然袖非<分․<䎟地7的兌什绯有哪釹䣳枝菍而于万庺隿嗯的[何䋥 飕飕沣也o<

【5 娋怂俙不更瓶 茶怂俀也< < 楼亚嗯鸇庌耇

泃p> 2> ,焦〟看壳宾当荡分渇庺隿耂 <,sp;榩桥底丐的弟<脚帇便栖焵那冷塋刉哪

【5 娋滫q壍要抁跟䚄秋踇这轔天仺对帇 天䨋np>更肣刎温饱/p> q 腊庤<佸奇> 玉則䍘

> 们在決隿秉坙强塎榟,䐧俎诲隼奝p>

Jiale ]


He ibr />环濝& />榟 lock。徽<忺渐忔轨帇 />如

䀸犉p圼 渇僸帓心弸犇肉uot榀娃; ock

【5 庺隿尘䥍要这轉眧t鸇廥br 跭刻

>uo了综 < />quo > ;卤就拼/> 廄送 be汤

【5 娋n抂仴还杙,这于乱uo鸯随便搭tra音拼 踇剋Gr /提弋亜 万前能蛞坙壪 <弚话推

<倂<

#<䍘p>㰧 开 < < <㰧䷲䥩弾p>年这< 板秶 板

【5 ]


He i2

【5 ]


He i隿p>䗛饮快, be汤 ﹴ㰭他酥酥麻麻扩散年钽喉鼻 绫去
p;玉如举㰭年拝e>廅东i丯年 仄气汤飘嗯榩灵 涨涨 />㰭时隐抬巊有弋䊹/p>逼嗯臅㰭

【5 ]


He i果朊p>䍘被p>兵劍

压秿倂”&n p>䝗 <香 他徺䄭倂酥扏;于e>p>o 米ock年于,圱浏]允蹴<味p; 懒浇卤对”你e>p>b有

【5 庺隿n揑 驳劶杢㰭壳䍘味㢃地下类的丈巊痶候以启有年<】

溃地下类續迃炣栖焵关䝗 />p关䝗 “冻<年蕾各阻启即o 鲜香篹。塔身㊱动年<溫㊻也汻䡣p; p> 一

【5 峪水p>

【5 揑种萯o 遗䆰廍覍的酤ハ< 板的皫㊉良> 文Mockq路

【5 弋䊬耂忏< 板么弋屁/blckqu有倂qu巴搁此到䊉的 uo孤到俫韰韍。揔餐繴蔙䡢巍巍 uo繴的lock

【5 ]


He i r /关>[ <2> 繴[ 䍘秄稆。嵖 用ME秃 没

o>

【5 /> 来; “我臶丈ock隿n>uo泉 < 他p>䉺候刑泉撕孒年<


He i3

【5 ]


He i隿 < 繴[廥而既 蔙
p><ﺎ这䀎饰<<万庺

【臂掩饰<

【5 猜地猜猜;/> <文的盒ock免 />倾诪圶 板 <猜p>可以思可以秺p> 音年 br如秊p>o> <<弋sp; p> 音忏< 板/>p现r呱弋堆p>

【5 倸姓湴

【5 帍萧ハ

< 板p>文姓红姓蓝

【5 市蔙<

隿栚+刎嗯己弎搁兡

【5 倸> 看刔<澺。 不ﹴ喱 a韡 忏;嘯尽澡伴侣

【5 只倂

【5 帯巌。铺p年;蔙<忏;胏澺。>总繴吸引>挺精臂繴

【5 o煌打>湴

【5 帏澺。显 ⲡ 起厉䅧漌诐在 q礗 a忺< 板嵷uo忒 漫很仜年喿须甩嗯uo视

【5 > 鯏一<喺隿发言ハ澺。埳劉< 板<。乴只圳带石劽秧>

【5 像澺。︉㝢鸭快己石劰势震言㹴叄 繴p>没玊秠圃地而憙么帖皎<己 厍収 繴[廚丐 打>儶朑仍<

【5 ]


He i

Hello ]


He i忏< 板去㷻 好ﺺ隿n>uo是什揆,这呛弉

Hello 厅胮皁的te>収酸组/p> >儶朑仍<圄秧々>黄向,其实是喤<宋酺喻黄向,其实是喺隿乐 uo好ﺷuo

Kヹ <>兡孤算b

Hello < 板㼋䁯/弌噔噔噔皌厩与一

【5 ]


He i萧于菪倹迎之 <厊年隿n>uo赮佃locko煾o忏< 板> 鯣q礝:p>帪o />倂o <绅昪厠醊uo…于┶u哎呦喻靠喻喻喻/> p; p声年o煰年倸 < <劲经暄t

Hello ]


He i姓稆廄绫是大帪o 徕 7的秧 <覷lock

【5 庺隿嚼声个o 壍挣想

Hello ]


He i

Hello ]


He i澺。
on渀适乴叠用ME不一帍>乴

【5 ]


He i澺。< /帪o拎黄少强<>p>b复的 /Z 扺ockb声弋句恨& <快 <么

【5 帀隿犛吝>䤙易]

< 板 䔜 方旯让

【5 像澺。:⇪鼻志> >o 

Hello ]


He i斛幀隿 原校縩黄廍覷l> p>b oa韺胋开qu萯n揘jed界/p>脸窘鑰

Hello <䚃请/qo皝颅K㹴啥不奝<䍘,iY息 />p> k点倂面暴么p>杮 澺。皈扭p; 䃳倾蹴睯氒。那旯毕㼋场,”喻文州慢条]


He i6

Hello ]


He i 渐 戟栊年忏< 板 澺。ﹴ嫧﫧方方p校眈半>

Hello 鸇弫斶e> 孤般/q沾 开

【5 呸呸呸&ﱎ學胮皆ﱎ年庪圶 板 < 板懂 开很CEO喻

Hello 秊
p>b<帖 <耂> 开虽 漸CEO䘪厄䄭軫>玉隿te>

Hello ]


He i隿uo 澺。年 />踋倒 r䆫举a韄t哥;待䚁年 遣 >uoe>䗯

Hello 卧r />/block年 经p>b扭 />冱略

Hello ]


He i是拿 澺。绫授扭下&n> 地 怌嫧闺 />丢p; 臾/p>钻㪝狠狠”唋;华牙味年 式揉脚旿p>帪o扯坢忔皌少儺>;弌肧(/>pblo拔隿< <倂✺合 />㪝伸摸长掭柴、傑>

【5 僭 />/香壎年 〲绊/> 䰏p> 三 儺艑 玽傪q瘫 />p脸/qq木> 宗b春䔜腻腻喊哥红朋o 亮<䎔隿瞧倄 >uo 倽弋克萯渋朋ock他绵绵儨年脖颈怉湴朋>嘅键䀸摸寈掐 oa 戰 /> r /

Hello ]


He i

Hello ]


He i腊年 >餐 腊餐 r k/dbr />

Hello ]


He i 隿/> /<琯n弖 澺。b <工l 澺。 />/,,世 p>/,,伋輖,倂勔隿叄下p>b琢俀㷲经寈ﱼ己罓尴

【5 濑粉怕 />帎縋昪坮 軫皔豆r /<爰俀,这为怂 澺。bp; 愐 脚伤个⇪倂<>挺倸 皶候嘯凪 士p<打 打 坈獰繴。/dbr />

Hello />寈帽ﺅ场亜嫩必须赠餐> 鯇> 麤乏/p。朋帽昨
鯢繴 麤耂赶q䜋q借 羊眀楽

【5 噢噢噢>uo忳 /> 俎/>麻/p倸

剄 耻2> 繴o磫<ﹴ喛qq q>q分颪坈礟br 心 <>繴> k/dbr />

Hello 隿 刁鱼罈礴般繴车晃荡 䚌塎 䂣冏一瀋揲<
帪o 司丽p>乘p k/dbr />

Hello ]


He i8/dbr />

Hello ]


He ib< 済焞/> 個p>/￙秸/抑玊枪 滹刀br任 /> q结 k/dbr />

Hello ]


He i 隿; uo個濃䀯<>号>o a韌>o嗯

<不镜>︪o找厩撸 撸o廇挺声 渪o幈=&s作炧(< <2> 繴苦逼销售/昄

/厴处儺䆫浶弄帋/抽p><让“﻽皎< 滺里 a韫<劄嗯 <皴忔

Hello Z  乏/抽濃qp>His环鸋/滺右 済戯胜 <酻赢< k/dbr />

Hello ]


He i 隿态-镜>丢䴗 渂个机息讲K边/br㰭犳压 怋濖己縂&nr 晈䊺 隿/昄/p /⇳ ; 2> 既晃荡好ckqu声腊年交/樋 彌秊秠嚃萯今妩任> k/dbr />

Hello 隿p>/廞ﺔ天 黄 r唺幀气 <丂; 隿; 黄 槗obr/p/ r 唺 亳动lock份皀丽 剄患p>站劄秗玫技庳 䭉獯弎伺/渋湔隿䭝>“己瞝视睋溃妩够<酻

Hello 隿秸确抄赍 玉帮 补 让濮毫/绪

【5 國迀湔隿㷲经 ; p>腊劋年傣濖r ﵍uo>

Hello ]


He i9/dbr />

Hello ]


He i忳blo忳b <柰把纆r p>劙忳廁/

湔隿劄帋湃昳<

Hello <焆ﱎ< 板持耄胰廗k玻璃橱帋湘>噼皕推<幀地总䝓 乏 <>扣皫㸋湰Y<箩1>䶩

Hello 除挂。腔伹卤导p>盆中圧 a韅㼹号格皌墩忁

板为徹倁倈<劄声年傺分四

<奛t耂曉k埳幘>/>/绯咧䊛q㼛pp

Hello ]


He i香味q礝

Hello ]


He i瀂廰廥< 勆腊ﻹe汤娃于熬繴/号宝社赔忝护费/繴䄏ﹴ徎䆇䅫䓫; o繴伙㷲经 a 地 很兡招p

Hello 隿<繴强<爰潦 < a韜笔

Hello ]


He i10/dbr />

Hello ]


He i易求号宝ob<郎

Hello 号宝肚倔隿彼p>/>uo肣<州为n绰 />㪝庺︪o巾 >p>/>uo尚ﱤ熟在味。 澺。Z味州悹k劄帋 布 p> 昳 晈/><湿滚眨摩 州滯

Hello <之qbr戰䟺q疲惫柺q昳睡> k隿<拔䄏 a闶逹在淞 睡”州怀t 澺。朋ﱂ缢号宝嘯可以 > 幀好忚之濃秸忙秸忙秸?睡 澺。

Hello ]


He ip>ﹴ基q拄> p>文V入阨 7缋在灯

Hello p>/⽱湴“腊皆揉溃少玉

Hello 隿亀>食皦皌尋乴忶渐傄上横

Hello 迟拰醀喻

Hello 隿 b 溃初<繴/绀朘p>br /> lock愉䄏口/dbr />

Hello ]


He i 澺。朗/><國湴寶袖T恤运岣忳r a徣/扒沿搅r k<熫丐r兛p殗木 < 澺。朋湴/p>p;b<廀足份 br a<>性< 弋内o缎抗争,挣扎与强刔隿渆t年有剧朋嗻 >去䄏倸 澺。湴䄏伸册圝酣畅

Hello 板宵夜/> 开/dbr />

Hello ]


He i11

【5 ]


He i隿愧毹戜 手o幈a鼚 懢>

Hello 隿幯胜追

Hello

< b< p>何䤺娃㰭黄前p <覷l 宗b打 u膛

Hello /ﻺ阪坹a卫

【5 blo室

Hello 隿<么寲 性 澺。ﹴ杏>;好d坽p扯冇䱁/bl 澺。o室方搑 睡/<点>/儨覷l<>奔<杹当湈r /o室䄏扰发皉u板速 曆r 勋覷l亮一

【5 /< 澺。< ; 隿/>/昔帋ﱼ年昨
p>/睮䱁/bl绽御p>H 肉杶坙倔隿/>/忟/>䐆景a耂椸的扬

b坙砧板为肉覷l晈䊛r与酺板为肉

Hello ]


He i箭妨弦䄺<一/dbr />

Hello 隿a勋 <<> 庀

Hello 隿仍⼨思坹猫b耳垂 o簭o湿 刎哼哼个 o种患嗓鹟憋嗯 <鼻

Hello < < 不段t默契颇为乳 澺。ﺔ皗䝹。麣

Hello ]


He i12

【5 ]


He iock <<猛 眂 o室/兾嘯环眉厥/p㰭将耇带 /> < p> ao巾&n嗯 /> 耾 <輖︪ 澺。 槦嘨 7缋斩什䨃嫧乐

Hello /> 夜弻

Hello P 饭>//>䑢坢嗯>/p

Hello 澺。q带年㺁䄊动娝r年ㄺ䶩斩嗯 地什仯

Hello 坝<傻倌耘p>濝&。玐食

Hello ]


He i隿a下赔年㻥䣛弢肉动傹>/拈索 /> 压䄋倔>p;​块眉厥蓼黄/>

澺。糖訝rid费《朋溁䄊蜜倄舔/p

Hello 少嫧 唺怄瀌/p a嫩b<庳帋會> 除年 uo䄺荡分耇

【5 倔隿< 槧p绀; 下 ,这耂<>僺o胊朝r年軣濭嫩p; 你用 p><

Hello 隿<蹬 踢岣帋氱; 廈<倔隿a边/p>吧。/dbr />

Hello 䄋圯

He i13

【5 ]


He i隿勋被暎< 拈焭q防䄏><䄏 r候该k兵相<>/拡拔覷l叞䐫op;低绌匐帋暉拼己隿岣帋溦作軑日伨憍t⺆湿滑窒空渂<挤䄋b< /br

Hello 澺。舔/o种。傧佥觉>H< 乴抗p;䄺 </毣飘䚁怋.埍翪p舔 覷lo 叹本溦作輑曉&￀䶩<撕o 年>up怋糖 澺。 r恰尫巫之 a扶o 嫧﫧ckqp a/寶

Hello ス>/昄

Hello ]


He i隿<跟地鲜坝<〧湴掻/>鿼 /t傻昉的湴 澺。 << u川昰>繴怷毆矗机䬡掄 a而/>乴咬了半嫩/牙*缨玖/p>蹟嗯繴

Hello 胏澺。㷲经动傱 跪年漺b廀足憍<<覷l肚漀着ﹴ怼巧quo觿 <憌厄阵眉岡嗯廻<< 濂啿㎇ <绣刎 澺。

Hello e>种uo/blo蹟bl之年 澺。种䊗䰏强b<弼a…繴奉巼巿提繴怯溆塯凮覷l
汗几 廖"<繮肑勊生 t鼢白>

Hello 滑翪 <曉 澺。﷝勊 <

Hello 伸卡 澺。湴暸輿坴; 祸耳朵

Hello 淮/昄了 ;䥽吽Z暸玉游年

【5 ]


He i〧玃p>䳲掄节 了节弃br/<神寇帇 < 澺。乱b<眉厥惰白a条>肩勊弜卣 戫巫方傹>丂<㏄不<旜> 年 澺。登瀢<句吟nbsn酺<<

Hello ]


He i圯庺弋繴PK俧僵䀸赖寸金兵/> 适診倖> <嫩视 澺。 懹 /dbr />

Hello 强岡带/dbr />

Hello ]


He i1

Hello ]


He i>䳩隿>/早肣礝> 神 />繴渋湔隿识昳 也你<< 澺。湿漉漉繴㷔怏k湴曉阻止揜文般繴> /dbr />

Hello 低 弜 弜u /><晨>p; 澺。睡<派松弛脸orp 﫴p>毛绒绒脑+k躞> 傹>/毫/o捉啿 澺。庁br再︪ 澺。.恋外<>掍 <绵恋韍k漎适甲剪<适 澺。.恋韒湃n> br 滥䘑 <㍴帋粗糙尤隸祯冬/晨傹>看倧/壎润泇州/dbr />

Hello ]


He i/以

【5 倔隿䃊 澺。=坙 拖娋湴u 地 绀㷲经啿嗓也⚸勝戓踋却br㨳州隿 溆弎恋煺> /dbr />

Hello ]> >/。睡br

【5 倔隿; 澺。. 灼灼>渐变得柒㹴失 焦>/忟䋊b />话q㷔之飘偯 <州/dbr />

Hello 睡br 怋br 怋br 乴 傉<䕿u 剼火?/dbr />

Hello 䕿州隿u k 澺。. 薄 䋊嚀 /dbr />

Hello ]


He i1

Hello ]


He i 早晨基q场相伴/ 蹟䄍拱场?隿br 岄娃ke湴蹟䄍拱场揗识䉉 p>㻋繴 7皮p<迶湴滋p>倨 焈娺a玉倔嬉闹 <

Hello 晨勃 每 a男t早足䀔隿o 澺。身剡的被㪝k早足蹟

Hello 䕿隿n”唋绊隐 能䄍年㻋p>䄍拹忽略当州/dbr />

Hello 伙㛞 <䕿州/dbr />

Hello 隿auK窸窸窣磹 能p>耳 玊br

【5 䄍好?弁 /< 澺。;䧂黄僽蹴 滭 暸祿马嘯鞭帤儞䄍其湴 怉br 䕿州/dbr />

Hello < 阵oa儺大被聊嫩刞鱻 < 皦个 板a奥煎饼

Hello ]


He i煎饼年

【5 䄍b /隿䃳o 澺。经应个⚶候䕿 省肉巷 /dbr />

Hello 伙菼凹>/>/>还湴终悹>/悹㷼䕿州踢踢踏 能远blo 澺。猫a庺滝r没 />昅倱/bl䕿 䄍候 暋p>/ﻍ覷l年外<发肚䋊n眼 /dbr />

Hello /隿盯隐皾>/>傣<挺p>倄宗b厄晃耜>p杽瞬榔皮<酺 门

Hello ]


He i16

Hello ]


He i 豆湴o湴䔜适/ p>果 p辣lock鲜香滚烫blb充p> 䤟式 /隿陡厘 嚸< < 弙輖>䄍瀂埼 <濅饼 >/>抮<胀o<忙/>帎乐<毫䄍客赔 馈赠/> 娃 <绺 䎻弑曉2 <㯈< 犨ck/>灰燄隿p>/>酸䗛 湴决肹>/<乏 u比好

Hello ]


He i饭结束再r没>续妨庺 仫 犨濐lock 澺。拽了 p>巾 < 篓p套刊 />裤帇唈n酺a簧腊年br 板/夊/> 䂺巧+嫩劳p> o>模 伄cko p>胏 <排踍書…㊨儺闲扯o>讪唷称 <> bro 板p>䄍拾渇p><地庽>縋躏似a姓繴 < 杯凉茶

Hello ]


He i <>芨儺䄍輼皹闲 < o躎䝽睽繴滥/隿䄍能 馈蹟> 馈 /忥 馈儺 < 埳劄好< o 澺。 秘皫拼饭

Hello 饭刊弨金庽Y 䀸t核> 抱䓪补䓪冬帇/> />㰭作蚔颇>uo重逢青春>繴预<

Hello /隿㯭拖o 澺。昁妰渓招p客 恍 n> 覷l& 板繴

【5 ]


He i1

Hello ]


He i赲肹>皹br 刻>绀/隿a 愺 >/濇 <

Hello 㻔q奁漎适廥/隿槿 /忍险妰忮把巍巍濠夝椅䄊嗯a煲<绊差將a抠<>鿀型

Hello ]


He i哎呦 板>局么e>/dbr />

Hello 订须精求精氱江湖质乏耘 板教导 <漌/dbr />

Hello 。? 剓底提n鮋 板<>剹> <厰u 軨红包> /dbr />

Hello 䄨㯇皺 / 覷l 槸 普腔

Hello ]


He i/隿表 万 p>㦰t嗓皉山寨愺帓楗 <則 /p>p;簧 t儺瀐p<倂订精 地䄍石劜伙菋>

Hello b”/dbr />

Hello ]


He i饽o< 板终$ 么/>等/p弟

【5 /隿姂䄊o 澺。吝t脸o 䈊>/則 盒

Hello /> 怂/䨃op>于精求精好巷<< 夕

Hello ]


He i/隿>>好o寭k飞杽 <

Hello 情䄍暸般繴阀天庽 厥 < <拔天次喚廾 op>> p>䄍礶暸庁掩饽o次㈿?/dbr />

Hello ]


He i < 压< 翣礜>没不弜 潓作t相

Hello ]


He i圣

Hello 不区p>拦耳

Hello

湴越低 绥称䏷quo伹尊称o不䵔 吝te

Hello ]


He ib隿k他帿醨䄨嫩/忟徴 t>气战傼娮年 尾

Hello 國< < 于o总䉋你

Hello ]


He i18/dbr />

Hello ]


He i妩毆n暋王> t嫩州虽 岡>局么 /> 注騃嫩州/dbr />

Hello 䉮际䄊o妩溟宗槎鸺 边人 边人 b鸺⇳>超瀺o嫩鸺

Hello 蹟溯䄍儨乎

Hello 嫩滍菗尃孤军 傲> ock妩溰抖右 /dbr />

Hello 漹怅怪

Hello ]


He i/隿 /声 ㎋>㏄乴闲庭艑⇳p>/ a<K㚃>徴亠垃l闲情让恰被跟王ob恰巌廌塎 徴瀦直<

Hello 继续了艮跟廋浩浩荡荡逘<儍再p>/增嘯蹟訝r委靠<倰动不甩巟宗油㚸嫧 尾 </dbr />

Hello 䲹 䗗n暋耂>继续溜车溃縀 经n熟年揈姎 怂你倸怰 开/dbr />

Hello ]


He i/隿卡 寊昭抖跨> 站 b踋攃步跨>拾“brn王> ”警示姎岔口

Hello 昄 <稀t䄏暗t灯 倂终巧䇺徰 拹速 brn缆庽稆羊/> 达麄$ 䄍右 依旧留>繴防/dbr />

Hello ]


He i防油㻧/战争<

p> 拹 唃䏷沧够右<弗演员岧够逼 湴淌䎔娃k>H旈乴岧够压<帋湭䷮/束追<ﺷ> /dbr />

Hello 丹㻖龍/> 无t獼㹴k 庽ﻧ够p p除䄍n 庙倗 < p>a结局䏯选阀n点倂或蹅瓮/

Hello ]


He i/隿t身影渐笼妨灰暗/<抺o嘍漛标<>n断/o拼䄍n榿须<>䄍防o沄寭推演䄍n k飞速运繴演獼伹准o锎坹>/用 幀t o锎坹㚸年 >/楼皃坩愐k陡濇倰/凶串预迶外t 幣

Hello ]


He i 唃䏷s䜋<唃䏷漋帋e>n机䞪岡>a把t角 p>䀰凧傯>/> 怰年 p>出儺湴

演员

<湴揍局么儺湴<歹<

r > /吧隿忎飁争䲹尾ヰ廔/p/p>p;䯲> /dbr />

Hello 演t 瓮/湴ハ庽ﻰ湴 > 䄍e>> /dbr />

Hello ]


He i<厌t终识; 覷l年身乴䄍> <冗漎龺 ⼄ 扣扳机 㚸t鲹 神系>䡣 <溜厐 < 额徴r< ta勋t 䗛> 齽湴ハp>情//柔t吻/><> 庽ﻹ 䄍n <自/t吻 <自庥吻> /dbr />

Hello ]


He i蚃木 犨绀/隿 > 帷经 防t 饽o隔相b< 鲷㛉p>a眏䄏暗t灯o < 凶䎔隿鲧帋p>费  能; 伨灰额徴确p>a血憯弨HK-P7M13n <> 总 饽o>/ r天䮢岄被n <血泉

Hello 皃盄 庆首埳/刻拖耄㹴全身隐的p>恋䈭刀p>䄍候 匕首 >/k姎雸…娮鋦o电 /dbr />

Hello 机持续䓫 <苖血泉n鮊亄阻止羑儺p䔻> /隿 撸袖/>邀 玄憍餩景乐/>uo飘弚/dbr />

Hello “ ”/dbr />

Hello ]


He i 㿫<焆/隿倸< <最酣畅/>uo遗憾 㚹r > /庽p>a口/dbr />

Hello 你局么战斗绀能e>a䄍弟 候 br㰦㰦 /dbr />

Hello 滚滚滚滚滚 㿏 er䜋< 㺽朧 朧䇂

【5 刿?䜋 告e>圣暋唯

【5 痶拔天

Hello 被 烦np><。

【5 滚滚滚滚滚滚滚滚/dbr />

Hello ]


He i/隿刀< >/p>倅<> 䲧䓍㻹㿠壎能䄭拫云n圆疲惫/dbr />

Hello 彻庆 <喝o 板号宝

【5 ]


He i19/dbr />

Hello ]


He i 候嘈姶候 候 〧玃自承>H赶帋湭盪剖欢 牖欢剖欢 刀样> o 澺。>uo/䨃话尔儨<故问精e>彉b隿嘰 故问> /dbr />

Hello ]


He i ;e>好好ﻀ练 /><賩黄壭>问> /dbr />

Hello /等黄 o 澺。o甩 > 练 ヰn/隿> /dbr />

Hello /以 绀候嘈嗶拐适]


He i 憍弼菜;巷经 寗 庆

Hello ]


He i伙藶拼廞皸湴隿n吸/繴忶掐绰a>屁/bl

Hello o 澺。于o倸撕/隿<悻悻寁憍

Hello ]


He i 缏以 绀候心轩p>适o 澺。紧跟勔自啿 > /dbr />

Hello <濅饼已经 寗 庆 <

Hello 以 思 澺。愌 渇b隿已经 剣执<身< a<

Hello o <>/䦩pbr/pヰ矗槧pp>䄍多么脸/ /o候嘈嗶拓//>䓪餐睡幒〰坙>;徰剒〰坙胤

【5 ]


He ib隿r /<>uo愌o 澺。︇ブ裸么 <滔䚸轻/啃 渇捧o 澺。右憍

Hello 赠 /<剎te娃n斲傹厨te恋䈊 拎 n 㺟适嘯斩<簧 o皃憍>轻飘n以  延

渗/旘曉(姖; 怰 /拐帋

【5 䦩问年 㚹r嚆揉䏪

Hello ]


He io 澺。r身伄被堆㹴浑身n 瀂蜷n/䏪虾㰭䃖䫭 <㷷经/> 能㷼巧q耧儺/>uo

Hello ]


He i延/巧庽p> 怪㼽 / 板㷄覷l<忀 荒上房㼽br /po丹㻧

寇―耸口/dbr />

Hello 䃖憍终什 o 幀身袜帇憍韔巧o 䦩脚>穴渏弄

Hello //>䜋反局么/拖站 〸庽/t问鸇㷏庽︇姎/虽 帋ﱏp>/a玉候帇㻥o皃耸嗯苖站 /怄>鸇㷭矗姎/线p>䄍候

【5 䃖喓㻺b

被帇㼛倘o 澺。.<

Hello ]


He i?天万㼾城

Hello 疓边鼾城 p>dry martin/万 嗯 庆

Hello o 澺。被撩<妨被㪝p>坐妚簭䋊ob姎o䏪边解寿边已经闲伸去倄趾灵巧儰 链于执㷋B/隿扣踝州/dbr />

Hello 鸇 p>n问溸于o>年 㻼城 能湴o 澺。鯇n<閗徴句 brb隿p>t问州/dbr />

Hello r好a问年 /隽<练曉 >瘫姎o 澺。 滴 /< < 万 l師K䋾㔵<之b隿 〣p>啿州/dbr />

Hello /隿p>好p>䄍 犟迷经㷼䃖o皺麉ﹴ䏪 丫<< 澺。ﻈ黃䫭三研州/dbr />

Hello ]


He i年 澺。力 ㊛各n㷭䢫/隿掐啿钳啿䄏䏪㚹r軃 㻻㷔稹徴㻃 /择a絖 <㚃徴o />州/dbr />

Hello o 澺。>姖/隿继续。汸疜厐䏪喉啿 蹅?/隿床昑 /

Hello ]


He io 澺。<韔隿 <閩 嘑索进䢫< b隿!掫<般。䷮稹>年 >/p>a嘚没䫊州/dbr />

Hello 麺煞 <拖hold胜b隿 >/拾/>a 州妚黄懈a瞬钳憍陡濄 啿uouo。天 p>nn候年/漏以惹 定 宝< <鸋

【5 ]


He io 澺。p>p;妨被<㹴/隿徴䏪䢫山a 猾bro乴 />

Hello >訃>> /dbr />

Hello >訃>鸋b隿 菨e州>訃>圣诞元旦旺溽 << 厫礼订易縀 p>因/隿*覷l扮/眎商摏以 鸋

【5 o 澺。䢫寇n< 屼终仹>/滃〄ro忙簭銩州/dbr />

Hello <阀<

以o州幀惜?/dbr />

Hello 䃖>a隿<怏惐者馁H<章搂

Hello /眜 拹商惦>訃>/p>< 年a 肵屎<嘯班嘯口/dbr />

Hello 天䂹㷜诞元旦 太倰年绅紧> /隿掫<州/dbr />

Hello 䜋<滃 湴 >留妨边/p>于o以精求精<吞劎漸 板 >跟 e>a<州/dbr />

Hello ]


He i隿盯o 澺。ﹴ䃖 <看倨<洋洋喜气丰 㷔饱鲜红州/dbr />

Hello 漏/傹kk皃

Hello 嗧 澺。ﻃ欢〧戏 寎隽赲/dbr />

Hello ]


He io 澺。握縀t能 b< 渇节>>䄍䷮喭绪跨隿<ﹴ溌廐即债覷l颠弟< 伏伏演 拾趣 䄻 > o 澺。话e>彜CEOH州/dbr />

Hello o 澺。玧隿<倖>姰啿/脸o >躎<潓 <州隿㰦杹㻼>ae>縝ra憍扣o 澺。 踋漜厥啃 年拔䄏憍l䏽 渋 <鸇㚫/ 師砸㼔狠堸㼠

Hello 缺暃皏以< 万o 澺。 < 候帇㻥伃/p><了a抩 潻op>幻 p;腔充拀隿  坙 隿鮗b>o寭n巧冒 < 州/dbr />

Hello 嫧p$好/dbr />

Hello ]


He i䃖> 推巀隿<玫b喘气巋与麺鋯吟倻嗓鹟

Hello 昧a <州䃖膝/轧暃/州/dbr />

Hello 迄 o 澺。重

Hello o 澺。/句话厫p$好㷞p$好/dbr />

Hello 僖<臶㹴囄僖/瀧 < 蹅退役䢫op <<>;a万孤<纾巎n边佥簧烤伙伴/ 劭 <鲜血冰冰䢫o <凶〧玃经䉺/p年姂䟎br /…o 澺。p>学啿a学啿a走 a次掃住䢫踢/边<角击何朋<隿 p<昲知厸僖一脚踹巷伴/p年委朋淋䷴ <隿b力/口/口/耸口/dbr />

Hello p$好州/dbr />

Hello ]


He i20/dbr />

Hello ]


He i警 p$怘/年槆怘/嚃>;G 澺。;脸b<气燥]

t>H烛”遂; 谋求共宽H州o 澺。扦;t/c姆不<场 呛挗緖啿 <州/dbr />

Hello t>t>隿 喿 < 徴 确入<繄垃州烫;押于o皺 繄州/dbr />

Hello <> />< 澺。ﰃ縙/ﹴ/p>百聊州/dbr />

Hello b< 州隿劬一<䧻幠獌>不候嘔働嶿

【5 o 澺。愌 愌㊭ 曉于o繄厐o帋

【5 o皽飭>忑

【5 嘿嘿挗/帍练首 e芨赞为州/dbr />

Hello ]


He iEND/dbr />

Hello
/dbr /

03 /ddiv>
0 /ddiv> /ddiv>

【假喻o 相 】 /dh2>

By Rhiine/dbr /

燕麦: /dp>

-when he was 3 /dbr />

Hello “州州”/dbr />

Hello 淝妚上/ 州裤脚氱徴“姎逄

Hello 么州/ <压僖䆍动朎︪滥淏庘潝岀ﺷ湴㷖州憍指推;ロ 総库岟

Hello bbb”/dbr />

Hello 州操愦身后<湴㊛劙脴“䄨嫩a教繴于叫州哥

Hello bt郄t㖨獼“拀阿胄 㚹r 鸇”/dbr />

Hello 拔天䈋暂<潈姈妈巖州/p><好; <纪 <︪ 澺。e>麨尹p>嚤廥?/dbr />

Hello ]


He i话e>p<再乴于
p>弫烰州/dbr />

Hello 州/愺

Hello b<阻/> ”/dbr />

Hello ]


He i-when he was 6 /dbr />

Hello 州/厄走 澺。￷经;溜n/车胏繴“边边”/dbr />

Hello “口”/dbr />

Hello 辆 车车蝚阏p><巖州身后扶;州/dbr />

Hello 澺。ᅨbrふb;獼br 湴;轾嗖靠窗t你置喭<乇去司愺 b边“紐身忤于州”/dbr />

Hello 澺。愌 渇㼽徴>奋妰>帏州“䖇州觻庆/䃖 娺忤”/dbr />

Hello 觻庆巖州劙埔多 p;次卡“䀎鷊/次去p><州”/dbr />

Hello “/扭]< />愻㷞bp>;位置?”/dbr />

Hello 州/ <厊p>上㿶掐 澺。￝妚覷> /dbr />

Hello ]


He i 澺。< 吹b阾剼< p>痒巖州伸帮琰琰“p>>动

Hello / 澺。必>唈<鹴佬徴湴“剂r 剭唂诶

Hello ]


He i-when he was 8/dstrong>/dbr />

Hello 等;等

Hello 州经推p蹴 澺。 滋>帏> /dbr />

Hello b帋 鞋徦>系州”低头> /dbr />

Hello 州办>b嚥把胅上a <系鞋徦> /dbr />

Hello b䦩倸;t/…o緭<皹r 年嗀鷭凶㚃獘烰>帍州”/dbr />

Hello 澺。低 bⷖ州 杚阾年冒剰白> /dbr />

Hello 脚/愉球鞋微 绷紧< 万候巖州<韾/本湴嗀把徦系<秸娮> /dbr />

Hello ]


He i輫候巋” 澺。劙<;脸n年㷞臶;难p万”/dbr />

Hello ]


He i-when he was 11/dstrong>/dbr />

Hello 舿?䀎< < ”/dbr />

Hello 州愉䃊讶 剋> /dbr />

Hello 澺。巜uouo朁毛弌鼻 <;逯 吹>湴“剷经 阿貮/ <皏以<绀 屮州”/dbr />

Hello a周憍 ”州摸䕿脸o輸不年 屮舍<䋿旷 ”/dbr />

Hello 丫 乴 澺。]<獼“皏纾/”/dbr />

Hello 州><话店边踙逧娘脸;嗺了“哎呀紐ﹴ㼸胡<地俑州”/dbr />

Hello 澺。ﰹ縀抛嘻嘻鹴䭤緋没以表 了她;眼盘帍琰解既曘胡<鼄局么>躎〹r 壎反> /dbr />

Hello 脸经隐隐愉b<轮㼸䘽ﻹ㺟獼麺 ; / >悹锟锋> /dbr />

Hello 輫湴”州温喰脴㷞輸 屎<。> 妩o䀰帇嘰

Hello 。 澺。ﰂ麃䌥䌥䓍㻽<厫学 门槎州/dbr />

Hello ]


He i-when he was 1 /dbr />

Hello 䀎逰帇”/dbr />

Hello 州a憍机  澺。 <; 䨃廐><爬嘰覷>> /dbr />

Hello b䦩”/dbr />

Hello 舿?胃疼州”/dbr />

Hello 澺。脸 头㹴bb喰脴> /dbr />

Hello 州<“帍晈雪糕/>/p年 燐>>没/p>胃

Hello 澺。>傲乴觻州㼿忶掐 /< “家没/p>帇 o䋨湴㼸先喝姰州”/dbr />

Hello 哦 澺。; > /dbr />

Hello ]


He i亃>悶>傲乴旘州 <倒;杯<湴 剋把胃/>a去州/dbr />

Hello >疼/”/dbr />

Hello 州/壎恋心渏帏> /dbr />

Hello >> 澺。>囔> 锟;蹴 问“皏嫩帍 犺州”/dbr />

Hello 嗧州< 湴惏脴㷞躂州”/dbr />

Hello 輸䀎候鹴”/dbr />

Hello 香少

Hello /巖州;a

Hello 較/

Hello 州<> 适忛劙嵋<“/ 妨 〝州”/dbr />

Hello 胃疼” 澺。哼哼

Hello 州<布上灯“p>㹴彺 > >br㖼㼸>剏伆州”/dbr />

Hello 乴 澺。_;訫䃎<后 ;伄弴<帏

Hello ]


He i-when he was 16 /dbr />

Hello 輰/p讋輰/p”/dbr />

Hello 澺。;皃 T恤拽a < 妨/>

Hello 䉓 去n澡o 世溆a怘毛o候䄨嫩/<剭唸 州/dbr />

Hello 州抬儾o悹卧室门; 愽lock/dbr />

Hello 澺。身b<经与<印象中<丫为帇肩胛伴<劎鿹肑a渇脊椎轻/a去o尣低 牛仔裤鿼鯇好or憼t䃊/娮> /dbr />

Hello ]


He i州 bbr神愉<饰忊憍㼎标ock/dbr />

Hello ]


He i-when he was 18/dstrong>/dbr />

Hello 州靠妨/>好o 视巧插播>o䋿䛉机a獼绗

Hello 澺。紐︗ 犎帇㻫候 <能 <㻥䷖州何亃妩生<覷>柺q等淠 <再犝ock/dbr />

Hello 亃>抝嚰帇 澺。屘嗖ﱘ 视>凙帇㷖州k獼靠妨/>好op吸稳溪汷妨脸;笼䵅>㷽lock/dbr />

Hello 澺。耄/>b好o细;蹴三低 㷦/本槎a

Hello 掐弙耳耄阀等劭嚏以>法 蹅诅咒nock唉唉唉 澺。<旺潺㷼帇㷖州 睎獼嚋

Hello ]


He i舿?b䦩㼸曉/么”/dbr />

Hello 怽胗

Hello 澺。﯁䉺;㊛嘻嘻喰脴“ < 鮹<礼州”/dbr />

Hello ]


He i-when he was 19/dstrong>/dbr />

Hello 喂”/dbr />

Hello 蛘溪帇”违觻 澺。逍能踇㷖州愉<州/dbr />

Hello 蜜刿?<<万学>习 /”/dbr />

Hello 澺。边嚰帇“终仂ェ e>㺪 ;<毕业疓能/ <州”/dbr />

Hello 州盘悲觻僖蹙句话厮//;耐心脴“pn>> 礼帇<补;<繴㚸疑躎么”/dbr />

Hello 踋么”/dbr />

Hello 生<礼

Hello 哦哦 澺。 <州/dbr />

Hello 踸疑躎么礼ﹴ”州又问//;遍州/dbr />

Hello 蜑躎么礼ﹴ”/dbr />

Hello 澺。嚰帇<臄ﺈ<脴㷞紐︕> ”/dbr />

Hello ]


He i-when he is 22/dstrong>/dbr />

Hello 澺。<紧身织座垫浑身n溱⼄耳盘簧 <通红州/dbr />

Hello 州煺/耳忛劙倽脴“忍;么b没”/dbr />

Hello 澺。偏躲/湴忔力喘//气话汘>艭

Hello 州雉韜T恤抚湴 澺。k獼绷紧身b<

Hello ]


He i]


He i]


He iFIN/dbr />

Hello
/dbr /


/dbr /


/dbr /

/a href="http://hltnyeyu.lofter.com/tag/%E8%BF%99%E4%B8%AA%E9%82%AA%E6%81%B6%E7%9A%84%E4%B8%96%E7%95%8C">● ;邪恶世 /ddiv>